返回首页 |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

作品推介

联系电话
0771-5622120
电子邮箱
协会地址
广西南宁市青秀区建政路28号

罗汉:严风华新著《总角流年》简评

发布时间:2016-08-02 责任编辑:fhm 来源:广西文联网 作者:罗汉
   
  继《一个人,两座山》之后,严风华又一部重磅长篇散文《总角流年》新近问世。依然是个人史,与上部比当然更加文笔老辣、质地拙朴无疑。近年个人史很是流行,人们盼望从中找到一些时代的历史线索。不少作品也比较耐读。但坦率地说,作者的历史写了,时代的历史也写了,都很生动细致,细节读来令人津津有味,但大多是两张皮,两者的关系是割裂的,作者个人的经历并不能说明那个年代的逻辑。一个从文革过来的人,回忆他在文革中的生活,难道谁真能从中看到文革的真相和本质?因为写作者本身就不能给文革一个客观判断,他只是记录了生动的个人经历,并牵强附会地把种种因果依附于文革而已。
   
显然,严风华这两部著作,没有落入这种窠巢。原因在于,其一,他对自己经历的历史背景进行了主动而客观的研判,他的故事是符合时代逻辑的。他个人那个范围不大的生活背景,其实也就是当时中国的历史背景。换句话说,他记忆中的故事,就是中国当时历史背景下顺理成章的应有之事。其二,严凤华的记忆里其实遗漏了更多的事,留下来的记忆,恰好正是铸成他性格的素材。人生中多数事情,当然应该烟消云散,而将自己性格铸成如此模样的点滴,再刻意忘却也挥之不去。他的性格包含了太多同代人的共性,但也有他成长那个天地琢磨的个性。
我认识风华二十多年,除了不多的工作上的交集,所有见面都是喝酒。酒桌上有时候免不了絮叨往事,看这两本书时,我发现主要的故事,就是他和故交跟我聊过很多次的那些。          他写这两本书时,我一直充当旁观者,每本我都提前看到了初稿,当时只是从技术角度扯了一下皮。但现在翻开《总角流年》时,我觉得是突然发现,眼前这位中年人,与当年那个少年的内心是多么的一致,甚至看他现在做事的举手投足,也恍惚看到了当年那个龙州少年。有些故事虽然发生在我出生以前,但以我的阅读量和偏好,我认为自己基本了解那时的历史逻辑,风华的作品间接帮我印证了这个判断。由此也可以说,风华的个体记忆,实在是约隐约现地泄露了一个宏大历史背景的真实。我认为此乃本书最有价值之处,或者说本书的生命力即来源于此。
至于人物如何个性鲜明,故事如何细节生动,那是一个文学家的基本素质,毋须多说。(罗汉)

<<返回列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