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自治区成立60周年>文艺评论

北部湾书画派的形成与发展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9-01-28 作者:彭洋 责任编辑:丁小燕(实习) 发布时间:2019-01-29 10:17:24

1548663233216260.jpg 

《合浦烟楼码头写生》 黄光辉

时至今日,一个以广西北部湾地区书画家为主体的新的书画流派——北部湾书画派的雏形已经形成。

——题记

 

1                        

风生水起北部湾。

2004年11月,第一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在广西首府南宁召开;2006年7月,环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在南宁召开。从此以后,一年一度,这两个极为重要的国际区域性盛会和论坛都要在南宁举行。北部湾和环北部湾,从此翻开了一个向海开放发展的历史新篇章,成为中国南方沿海经济社会发展以及沿海国际区域合作的新一极。

随此而来的这一地区的文化艺术风潮也风生水起、风起云涌。

北部湾书画派应运而生。

此前,就画家群而言,北部湾地区的画家们基本还在漓江画派这面艺术大旗之下寻找着自己的艺术风格和定位。但那个大家族实在是太大了,常常无法顾及周详,无法精准概括这个艺术群作为流派命名的题材定位和风格定位。由此而言,也许像一个大家族繁衍过程中必要的分家,也许是一种新生代的诞生,总而言之,北部湾书画派终于应运而生,也终将成为当代广西艺术格局中一个从漓江画派派生而来,与漓江画派并肩共进、共生共融共荣、风格定位鲜明的艺术流派。

推出和打造北部湾书画派,将成为利好我区“讲好广西故事”“做好向海文章”的一件具有现实意义的大事。

近十年来,广西南宁、北海、钦州、防城港等北部湾地区的一大批书画家,自觉或不自觉地倾向性地在艺术追求方面选择了大海方向,在局部树立起了一种有强烈海洋原乡情结的理念和艺术概念,创作了一大批海洋题材的优秀作品;在水彩、国画和篆刻等艺术形式和艺术体裁上实现了独树一帜的品牌突破,引起了较强的社会反响和业内影响。向海的旋律和向海艺术人的身影,纷纷重叠在近十年来的重大展览中。

这个以海洋文化为创作背景和主要题材的新的书画流派,它横跨书画艺术两界,提倡书、画、文、理四元同源共生;注重书画家为人的气质、格局、激情和时代精神,注重文艺理论建设和艺术批评,在艺术上倡导和践行一种仁义、宽容、触类、兼融;是耐得书房,出得楼房,书画室常在蓝天之下船弦之上,重行走,追风潮,逐浪而行的一群。这种浓烈的海洋气息和平民格调,体现了新时代艺术的价值理想和精神追求。

发现和承认这一客观现实,从理论的高度对其进行梳理和定义,对新时代八桂书画艺术格局性的发展具有开拓性的重大意义。

1548663295867193.jpg 

《金海湾红树林》 宋忠阳

1548663329303519.jpg 

《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合浦汉代砖瓦窑写生》 陈运生

2

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以来,以喀斯特地质带的江河山水田园写生为题材、意蕴和技法特征为主的漓江画派的提出和品牌建设,对促进广西美术界队伍建设和艺术创作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漓江画派其源可溯上千年的米芾和石涛,直至20世纪的抗日战争后,徐悲鸿、黄宾虹、李可染、关山月、傅抱石、张大千、齐白石等人先后客居桂林,创作了一批影响后世以及他们自身艺术道路的山水题材的作品;而随着中国这批杰出的艺术大师云集桂林,中国山水画的题材重心,逐渐从江南丝竹碧玉般的纤水丘山转移到了岭南气势恢宏的崇山峻岭和江河。这些大师都不同程度地开启了漓江画风漫染浸润的机缘。岭南的艺术才俊的悠悠画梦,从此进入了一个逐渐清晰并迅速鼎盛的时期。关山月、黄独峰、黄格胜等先后创作的同题画《漓江百里图》,确立了漓江画派的地位及其由重大题材作品所承载的技法风格和题材等基本特征。最终形成了以帅础坚、阳太阳、黄独峰为代表的第一代,以黄格胜为代表的第二代,以及后来出现的包括京漂画家在内的一批第三代画家群的队伍阶梯。漓江画派从理论到创作实践以及他们令人瞩目的实绩,使之成为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广西大象浩然的艺术主流。但我们不能不看到同时存在的一个事实是:从纯粹学术的立场看,漓江画派的地域特征如果与广西行政区线重合,确实存在着不可避免的勉强之处,在艺术上也缺乏说服力和历史的穿透性。作为一种科学的艺术认识,我们不能简单和笼统地也不必简单笼统地将广西的美术艺术群一同扫入漓江画派的大门,完全从宏观的角度大而概之地描述在这一历史时期中八桂大地所出现的艺术事实,而需要在较严密的逻辑系统和标准中条分缕析地准确判断。

我比较倾向于把漓江画派的艺术本体限定于中国国画这一特殊的艺术形式中。即使这样,从中国画笔墨技法的特征看,漓江画派并非走以宋代以来我国写神而非造形的文人画传统,而更多的是走一条“以形为本”“以形写神”的画形造神道路;也因此,漓江画派成为以艺术院校师生为主体的经院色彩特别浓郁的艺术群。漓江画派群体的主流特点是学院的、训练的、范式的、学术的甚至是带有一定西画画风的,而非传统国画主流所特指的融性情、学养、文学、书法于一体、强调写神而非画形的精英性的文人画风。尤其是由于书画分离,一方面,书法的笔墨技法无法滋润其画作,另一方面,漓江画派在书法方面不仅少了贡献,更成为漓江画派画家普遍的弱项。这一点,可能正是漓江画派目前的局限所在。也正因为如此,简单地用漓江画派涵盖广西画界全界,的确是有欠严谨和削弱了流派的意义。一元化的艺术思路,也不符合多元化的艺术生态事实。

实际上,新时期以来,一直被划归漓江画派的广西相当一批著名画家,他们的创作现态和艺术主张与漓江画派在观念、形式、技法、题材主张方面关联实际上是比较弱的。他们大多是典型的学院生态型画家中的特立独行者。他们也有山水画作,但他们更主要的状态并不在漓江画派的核心主张内,只是出于入乡随俗的心态认可漓江画派对他们艺术风格的那种归纳。他们或为广西新文人画风的代表人物,或为油画、水彩、版画等特殊画种的代表人物。尽管他们在创作上成果也斐然于世,但由于缺乏强劲的理论框架和文学建设,他们还无法真正形成更有效的影响力和话语优势而与漓江画派形成艺术争鸣之势。

在艺术领域,流派的形成是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和自然规律,它也是人们在鉴赏、辨识、创作以至收藏艺术品过程中的一种带有强烈主观能动性的审美自觉。尤其是在信息与管理水平日益发达的当代,又需政府的和社会的力量能积极推动艺术发展的时候,艺术流派的意义勿庸置疑。

当我们需要准确地描述当代广西美术领域的状态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广西并非只有一个漓江画派,而是处于一个群中有群、群中有派、派中有派、流派纷呈的繁荣局面。我们也非常期待和需要这样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

实际上,正是漓江画派催生了北部湾书画派,就此而言漓江画派功不可没。从某种意义上说,北部湾书画派是从漓江画派派生出来的艺术群体,它又像极了社会化的宗族与家庭。宗大分族,族大分家,家大分家。这种血缘色彩,这种或形式、或题材、或技法的交叉渗透所形成的模糊地带,恰恰又是我们分析和界定艺术流派和特征的最有实际意义的地方。

1548663383220659.jpg 

《那考河写生》 陈中华

1548663412803244.jpg 

《合浦七星岛码头》 李德仁

3

广西北部湾书画派可能是继漓江画派之后广西最具宏观价值的艺术流派。

它的出现,经历了自然形成—萌芽探索—自觉发展三个阶段,即从1949年到1982年大至30年的自然形成阶段,1982年至21世纪初的萌芽阶段,及以2008年北部湾书画院成立为标志的自觉发展的三大阶段。相对漓江画派,广西北部湾书画派具有题材更集中、草根性和平民化倾向更强、对海洋文化特别是滨海民俗的依存感更强烈的艺术特征。

2008年5月,以陈中华为院长,彭洋、肖畅恒、黄道鸿为副院长的广西北部湾书画院正式挂牌成立,这是北部湾书画派雏形从艺术理论、艺术实践到艺术目标逐渐清晰鲜明起来的一个标志性的发展节点。近十年来,在广西北部湾书画院的组织和推动下,围绕一系列采风、创作、书画展和研讨会,这一创作群体由少到多、由小到大,逐步发展成为有四百多名成员的艺术平台,引起了各界的高度关注。马飚、郭声琨等领导同志先后多次参观画院举办的展览活动,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各级领导也先后多次到画院参观调研,激励书画院的画家深入生活、擦亮北部湾书画艺术品牌,努力创作出更多更好无愧于时代的具有海洋文化特色的艺术作品。文艺评论界和新闻媒体多年来也不断追踪这个创作群体,关注着这个新生艺术流派的成长,提出把目光从山引向海洋,展示广西丰富多元的文化,不仅要突出其原创性和乡土性,更要求具有开放和包容性,展现海洋文化的张力和气魄,发出时代的强音。

追根溯源,北部湾书画派的源头远可溯两千年前合浦廉州古城时期大量的艺术遗存。公元1100年,贬官海南获释返乡的大文豪苏轼路经合浦,在合浦住了两个多月,留下了一批诗作、题词、题匾。1906年,被社会、人生、书画艺术折磨得非常苦闷的齐白石受友人邀请来到北部湾港口城市钦州,在此处留下了一百多枚印章和大量散发着北部湾海洋气息的书画作品。这些曾经生活和创作在这片土地上的伟大的先师,为北部湾书画派的形成留下了丰厚的艺术遗产,奠定了北部湾书画派的历史基础。

20世纪70年代步入画坛的陈干良为代表的一批新中国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开始了他们一辈子都未曾改弦易辙的带着浓郁家乡情节的略显孤寂的海洋题材创作。在美术教育的岗位上,陈干良带出了一批后来成为广西以至全国画界有相当影响力的书画家。陈干良是北部湾书画流派的先行者和第一代代表人物。1982年后,北部湾沿海地区土生土长后经恢复高考毕业的一大批书画艺术家先后步入画坛,创作了一大批散发着海洋文化气息的书画作品。永远不能抹去的乡愁锁住了北海籍、钦州籍、防城籍这些特殊烙印的如谢森、谢麟兄弟等一大批书画家,无论他们离家多远,个人的艺术风格后来如何变化和定位,他们都自觉和不自觉地成为新生代的广西北部湾书画流派的代表人物和最前列的站位者。

在中国画坛异军突起的北海水彩画,掀起了北部湾书画流派长足发展的第一次浪潮。水彩、水粉、油画、陶刻、篆刻、木刻、石刻,这些重彩重型的画种似乎更适合海洋山水民俗文化题材的文化表达。随着北部湾书画派理论框架的日益清晰,举旗担纲的陈中华,从队伍建设和个人创作两个方面,使北部湾书画派进入了旗帜鲜明的快速发展的新阶段。目前,北部湾书画派已经形成了相当十年为一代的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多层次的梯队式的人才建构,创作成果突出的代表人物身影日渐突显。

北部湾地区大部分的书法篆刻家由于缺乏一种艺术职业型的生存状态和理论敏感,从创作到理念认同都比画家们来得晚一些,但是,这股一直在涌动的潮流,近十年来,也创造了令人瞩目的业绩。尤为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坭兴陶艺术产业的发展壮大,坭兴陶产品链上的工艺艺术群在陶刻书法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显示了有深厚临摹基础的创新实力。北部湾书画派艺术群的平民特色,使之更多地走出一种跨界整合、综合探索的个人风格道路,不论是个人创作还是群体聚合,书画不分家已成为这个流派的一大特点。

向海,向海!让我们永远朝着大海的那个方向——这已成为北部湾书画派群体共同的理念、信念和执着。可以相信,这一流派终将会以无愧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贡献载入史册。

 

(作者简介:彭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宁天式文化产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广西北部湾书画院副院长,广西收藏协会会长,广西岭南印社社长。出版有散文集、诗集、评论集《圣堂山圣典》《二十岁的谎言》《视野与选择》《当代广西文艺理论家评论选彭洋卷》等专著14部,多次举办个人书法篆刻作品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