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自治区成立60周年>文艺评论

自治区成立60周年文艺精品评论⑧|天地花色好,壮美在人间——舞剧《花界人间》探析

新闻来源:本站 作者:文:杜晓杰 姜楠 图:粟国光 邓华 责任编辑:丁小燕(实习) 发布时间:2019-01-25 15:18:38

舞剧《花界人间》是一部大型原创民族题材作品,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编剧,中国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佟睿睿导演,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创作室主任郭思达作曲,广西演艺集团创排。该剧以壮族神话传说花神“姆六甲”为题材,表现主人公达棉、布壮为了民族同胞与幽灵蜘蛛斗争的故事。舞剧将壮族人民的现实生活与神话传说相结合,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手法演绎了壮族独特的民族风情、内在的民族生命力以及积极昂扬的人生观。

640.webp.jpg 

人本主义的民族叙事改编

作为一部洋溢着民族特色的舞剧,《花界人间》意在展现壮族特有的花神崇拜。姆六甲是壮族的创世神之一,后逐渐演变为花婆母神。相传壮族儿女都是花神姆六甲由花朵幻化而成,在人间经历生老病死之后回归花界。

剧中的主人公达棉和布壮是花界最美的花朵,幻化成形走向人间,在丰收劳作的过程中相知相恋。人间的美好生活引起了被困于黑暗地界的幽灵蜘蛛的嫉妒,幻化为一朵艳丽无比的花朵蛊惑人心,并成功蜇伤了好奇的达棉。达棉因被幽灵蜘蛛所伤,在壮族神圣的祭祀活动中受心魔控制而大闹祭典,被众人视为不详。失魂落魄的达棉在布壮的守护下踏上寻医问药之路,经历万千险阻,终于获得民众所赠之药。布壮一直以来的坚守和温暖,使得达棉重获勇气和信心,与心魔做不懈的斗争。幽灵蜘蛛因达棉不再受其控制,愈加愤怒,再次装扮成为鲜艳无比的花朵吸引众人。眼看着众人被幽灵蜘蛛再次吸引,达棉与布壮不顾自身安危与其展开了殊死较量,最终战胜幽灵蜘蛛解救众人,两人却双双献祭魂归花界。

640.webp (1).jpg 

整部舞剧以壮族花神传说为基础,结合了当下流行的玄幻影视文化,使得剧情更加丰富紧凑,极富吸引力。舞剧创编的一大亮点,就是将传说中简单的天界、人间二重叙事改编为天地人三界的立体叙事,人界从叙事的一极变为了天地两极的中介环节,因而具有了更多的叙事和文化开掘空间。编剧冯双白在原有传说体系中加入了代表地界鬼魅的幽灵蜘蛛这一形象,将人与妖、善与恶的冲突设定为舞剧的中心矛盾,使这一故事具有了更加深刻的人本主义情怀。花婆传说的原初意涵主要是壮族人民的生育崇拜和大母神崇拜,而《花界人间》则在这种崇拜之外增加了对人情人性的歌颂与礼赞,将人界叙事打造为舞剧的中心,使得作品既是壮族创世之歌,也是壮族人民对美好生活不懈追求、百折不挠的现实之歌,具有了极强的人本主义色彩。

640.webp (2).jpg 

人生观的哲学涵思

舞剧《花界人间》的主要人物即花神姆六甲,达棉、布壮以及幽灵蜘蛛。花神姆六甲主要是以象征性的形式存在,并没有过多的表演场景。而达棉是壮族中优秀女性代表,她美丽、善良又骄傲,与布壮恋爱时娇羞内敛,与幽灵蜘蛛搏斗时英勇无畏,被幽灵蜘蛛控制时却显示出内心强烈的占有欲。布壮是憨厚、朴实的壮族男性形象,面对爱情时的不自信与陪伴达棉寻药时的的坚守形成鲜明对比。作为剧中唯一的反面角色,幽灵蜘蛛的舞蹈表演贯穿作品始终,幻化而成艳丽花朵吸引达棉以及众人,代表着对人性的考验,也触碰着人该如何面对内心欲望的生之困惑。

叔本华认为,人是欲望的集合体,无时无刻不受欲望的诱惑与折磨。面对不同的人,欲望所延伸出的具体形态不同,但是它的确从未缺席。欲望看起来正如幽灵蜘蛛所幻化的美艳花朵一样令人着迷,但一旦沉迷于表象的娇艳欲滴,人就会如被心魔控制的达棉一般,给自己和他人带来无法估计的伤害。剧中达棉最终战胜欲望获得重生,但是身边却有更多的人被欲望所蛊惑,因此达棉只有拼尽全力与之抗衡,并用自己的生命拯救被幽灵蜘蛛/欲望控制的族人。

舞剧《花界人间》虽然扎根于广西民间故事,却呈现了一场人生观的哲学涵思。人之何来何去,是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花界人间》给出了神话般的浪漫主义答案——人生为花界花朵的幻化,死后魂归花界,等待再次绽放。这美好而浪漫的幻想,表现了壮族人民自古至今的人生信仰和对生命的敬畏与希冀。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生老病死的自然衰败不再是一个痛苦和绝望的话题,而是一个“花开花落花复在”的自然循环过程,不失为对于人生意义和价值的积极乐观解读。

640.webp (3).jpg 

震撼多元的艺术呈现

作为一部精心打造的民族舞剧,《花界人间》不仅在叙事内涵上富有启发性,其艺术呈现也极具震撼性和多元性,展现了广西多民族艺术传统的独特魅力。

640.webp (4).jpg 

震撼的舞台效果。舞剧一开场,就是极具震撼力的花神姆六甲舞台造型。层层叠叠的舞蹈演员将花神姆六甲围绕在中间,既以花瓣的形式展现花神绽放的神圣,又象征人间壮族儿女对于花神信仰的崇拜:姆六甲是壮族的创世之根,同时也是由千千万万壮族儿女的愿力维护的神。随后,部分演员在观众注目中走下舞台,象征着花界的“花朵”幻化成人,走向人间。在表演最后,达棉、布壮因与幽灵蜘蛛的搏斗而魂归花界,这一造型再次重现。不同的是,一群与开场同样造型的演员慢慢由场下走向花神姆六甲,人群中的达棉转身观望,最终与跟随而来的布壮相遇,一同回归花界,象征着人的生命轮回。《花界人间》中的这一舞台造型深受观众的喜爱,在其配合与渲染下,首尾呼应的完整性故事结局也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并引导观众认思考剧中所传达出来的富有哲理意味的人生观。

640.webp (5).jpg 

多元的舞蹈形式。为了展现广西多民族艺术传统,《花界人间》的舞蹈表演形式多样,不仅有男女主人公的独舞、双人舞,更有幽灵蜘蛛的个人表演,以及根据广西具有民族特色的祭祀、打砻等场景设计的舞蹈。舞剧取材于壮族特色的民间传说,但是却扎根于现实生活,表演中增加了很多广西独有的风土人情。打砻舞所表现的是壮族自古以来就十分发达的稻作文化。表演中,舞蹈演员手中拿着真实的稻草,做着摔打、去壳的动作,再现了壮族人民传统的稻作生产场景。痊愈后的达棉和布壮回到村子,为了表现族人的欢乐和喜悦之情,编导特意设计了壮族、苗族、侗族、瑶族、毛南族等各少数民族的舞蹈联欢,既达到了舞剧表情的目的,也展现了广西各族人民历史悠久的大团结。

640.webp (6).jpg 

以舞蹈传深情。《花界人间》是一部具有浓烈情感内核的舞剧,剧中的舞蹈也围绕着情感的传递而设计,较好地实现了以舞传情的目的。例如,在祭祀中被心魔控制扰乱神圣的祭祀活动后,恢复意识的达棉接受不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失魂落魄。青年舞蹈家李祎然不仅以高水平的舞蹈技巧展现主人公的形体状态,更是以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等传达了达棉生不如死的痛苦精神状态。另外,舞剧的最后,达棉为了保护众人在与幽灵蜘蛛的搏斗中死去,清醒过来的布壮面对已经献祭的达棉难以自持。舞蹈演员孙科通过一场缠绵悱恻又荡气回肠的独舞表现了布壮的痛苦情绪,还传达出其决定陪伴爱人一同魂归花界的决心。此外,幽灵蜘蛛的表演也展现了高超的艺术技巧,受到观众的广泛认可。她的舞蹈表演难度较大,但是舞蹈演员秦熙通过长达半年的准备和排练,在表演中将蜘蛛的形态以及控制达棉的黑暗之心演绎得淋漓尽致。幽灵蜘蛛的表演大多是独舞,看似游离于主要场景之外,但是演员通过逼真的舞蹈表现了幽灵蜘蛛的冷酷、愤怒以及黑暗的控制欲,极富感染力。

640.webp (7).jpg 

民族文化的现代叙述是全球语境中不断凸显的问题,这一问题在多民族共居的中国尤其显得紧迫而意义重大。舞剧《花界人间》以壮族固有的神话传说为基础,融合广西多民族的文化艺术传统,并积极借鉴当下流行文艺的元素,通过高超的剧情编排、舞蹈设计和精彩的舞台表演,将极具特色的民族传统进行了现代性的重述与展现。作品在歌颂壮族人民勤劳、质朴、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之外,还引导我们深思着人生的价值问题,真正做到了“古为今用”的现代改编,代表了新时代广西文化建设的新高度。

    (本文图片为《花界人间》剧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