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自治区成立60周年>人物特写

【八桂先进人物】凡一平:回归乡土 救赎心灵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8-11-16 作者:杜宁 责任编辑:陆政凡 发布时间:2018-11-16 15:32:54

一个没有故乡的作家,是没有出路的。

2018年7月,凡一平新作《上岭村编年史》出版。继《上岭村的谋杀》后,这部由三个直指伦理困境的中篇小说(《丙申年记》《丁酉年记》《戊戌年记》)组合成的乡村故事集,使凡一平再次获得“艺术的跨越”和“心灵的救赎”。

曾经,凡一平对故乡是回避的。他生于桂西北大山深处都安瑶族自治县菁盛乡上岭村,底层生活的沉重与艰辛,犹如一块磐石压迫着那个一心想要进城的少年。进入城市后,他用四部长篇和无数中短篇,拼命书写让自己渴望、挣扎、矛盾、喜欢而又排斥的都市生活。2002年后,《理发师》《寻枪》《跪下》等小说相继被改编为影视作品,他一度成为家喻户晓的“影视作家”和“新市民作家”。

影视改变了凡一平的生活境况,“但是没有文学,我什么也不是”。

2005年,凡一平发表乡村题材试探之作《撒谎的村庄》,开启了对原乡的溯源寻根。2007年,时隔11年后凡一平重回上岭,熟悉而又陌生的乡亲让他关切和疼痛,他一下“找到了撬开磐石的杠杆和角度”。

他猛然发觉自己的写作已不再天真,不再干净。“我要如何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我为什么变成了现在的我?而我认为最纯净的家乡这么多年也在变化着,我的村庄生态越来越好,我的乡亲也变得比以前富裕了,但是欢乐却比以前少了很多,这是为什么?”他开始审视现状并自我审视。

2013年,《上岭村的谋杀》出版,这是凡一平正视自己生活的土地的一部长篇小说。“我写了一部内容与以往不同的小说。我以往的小说总是背离我成长的土地和河流,我愧对我的农村生活。而现在我的笔触调转了方向,我回来了。所以我解放了,得救了。”

以《上岭村的谋杀》为界,凡一平连续创作了多篇以上岭村为标志性因素的作品,包括《操场》《风水师》《上岭村丁酉年记》《上岭村戊戌年记》《上岭村丙申年记》等,做出了从都市题材写作到乡土题材写作的重大改变。“写了多部关于上岭的小说之后,我才发觉我复杂的灵魂变得简单和纯粹,甚至觉得创作才刚刚开始。”凡一平说。

从17岁开始在《诗刊》发表诗歌,到发现叙事优势转写小说,再到“触电”后抉择是否主攻影视,如今又重返乡土——凡一平的写作随着文学潮流的巨变不断地探索与转换着。

谈到自己的写作状态,凡一平称:“我发现自己身上有好几口‘井’,目前有一口正在井喷。”如今,他正在创作新的长篇《蝉声唱》,他说:“这是献给上岭村男人的一曲悲歌,或一杯甜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