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作品欣赏

【心中那抹红】我们的村庄和新城(组诗)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2022年第16期 2022-08-18 作者:韦汉权 责任编辑:(实习)苏俊华 发布时间:2022-08-18 15:30:17

村庄变成了新城

透过河岸边的菜畦围篱,去察看被季节剪下的时光

这个中年人没有更多的言语。同样

在河岸的山脚

在一片属于牛的草场 

他终于要经过祖辈们的坟场了

那一夜,女儿睡梦中扯下他的几根头发

露出一些白色醒目的锋刃


这是这个族群渐渐浅显的面孔

他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年段里生活

渐渐培植着很多新生的向往

他说有一天能有一条路

指明他的迷津

或者连同那些生长着葳蕤草料的土坡

木质老屋,他们的坟冢,架着下弦月的山梁

通通在现实中消失


她似乎还是花黑裙,裾中缀着美丽的瑶绣

这是祖传的,一种朴素的爱情

尽管儿女们已在暗暗地放弃

一块巨石后的居所

如同他松开布满老茧的双手

他无法再拒绝,虽然来时有崎岖

如同拒绝锈钝的镰刀

和蝴蝶飞舞的油菜花地

也曾拒绝后院鲜嫩的薄荷

走向身后这座没有草木和牛羊的新城

怀揣乡愁

据说有两座以上相连的山,所以很久以前

人们叫它雅龙

山间有很多深洼的弄场

人们便叫它七百弄,起伏着

像女儿七八岁时的唇齿

像万物和自己的影子


它的远处是一幅地图

有着更多的山

有河流和森林

山区悬崖的溶洞下,木屋像禽类

孵出的蛋


可近处明明是山脉的尾部

却那么粗犷

父亲说:孩子

要放下你的倔强


每一次途经都如同演练

进入安置点便怀揣乡愁

却又羞于启齿

这一次次是真的涉足吗

你比童年前一天来到

并无声步入暮年

故乡是你最趋近的

又是最渺远的

原 乡

我沿着他们给的脚印,照旧,从那条

大家陆续走下去的山路

一些植物的叶子在晃动,一些草间的动物

仍在低矮的地方警觉地逡巡。是啊

如果你还小

就可以追随着阳光或山脉的影子

放胆去读天空和飞鸟的字典

让过晚风,让过匆匆赶路的人们

其中有年轻的小伙,回过头说:

 “喂,谁家的小孩,那边是平原和大海!”

两个初长成人的姑娘,一前一后

我爱前面的那个,也爱后面的那个

我们最后会在移民区新修的大道边停歇一下

找一块石凳,坐一下。那条从原乡流来的小河

也浅浅,也弯弯,也清澈见底

你难以忘怀的大叶榕

张开着伞冠,把树荫投下

接着也投下纷纷落叶,它站立的姿势

完全像故乡村口的那棵

故乡村口的那棵大叶榕树啊

在我们全村搬迁到新区的那天早晨

已长满新芽

故乡或异乡

后来者沿着前者的足迹

他们先放弃农事

但允许我注视着他们的禾穗

并在梦里挥动着锄刀

人人在土地的最末端寻找真谛


炼山,犁片飞起两瓣土花

兄弟抖动着缰绳

古老村庄因此变成美丽的村屯

三月三,歌谣里也蕴含轻柔的颂唱


舍弃祖训也可以续梦吗


烟云里静默的阡陌和老屋

那些藏匿的普通名字

用劳作和智慧,从黑夜到天光

很多人开始在意

哪里是故乡,哪里是异乡

离 开

离开老屋的父亲,倾听了

多少种雷同的春冬和人事。据说

再一次倾听这个季节变迁的时候

他和另一些同时搬离的人

聚在村东

他们还得倾听,更多的人

背着行囊,陆陆续续归来的

脚步声


此刻她们一定是,小心地跟在他们身后

经过一弯田间小路,尽头是村口

经过一座石板桥,还要

经过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水

出了村,经过一坡松树林

一片小时候放牛的草场

前面是一个广阔的阳光静好的安置小区

(作者系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本文入选“心中那抹红”喜迎党的二十大主题征文活动诗歌类二等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