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作品欣赏

秋境意悠长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2022-08-09 作者:肖 肖 责任编辑:(实习)苏俊华 发布时间:2022-08-09 08:57:21

不知不觉,又立秋了。每天在城里埋头奔忙,难以察觉季节的变化,只有手机上铺天盖地的节气推文,才暂时唤起我们对时节流转的感慨。每到立秋,我就想着到城外去走走,到田间地头去看看,那里才是秋天的主场。

对于农人来说,秋天是最浓重的节日。我生于山野,在农村长大,对秋天有着天然的敏感。农人一年到头跟土地打交道,也在跟时令打交道。春种秋收,夏耘冬藏。小时候,我喜欢秋天,也害怕秋天。喜的是辛劳忙碌一年,终于迎来收获。确切地说,秋天有吃不完的瓜果,葡萄、柿子、橘子、柚子、花生、板栗,轮番摆上餐桌。这是其他季节里无法享受的待遇。害怕什么,当然是劳作。收割稻谷是最辛苦的事,农事耽误不起,我们小孩儿也要参与,想躲都躲不掉。秋老虎肆虐,稻田望不到边,一天下来累得直不起腰,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但无论如何,对于农人而言,秋天的喜悦总是大于劳累带来的辛劳。

算起来,已有十多年没有参加秋收了。远离田野,自然就少了跟秋天打照面的机会。去年秋天,我有幸两次走进龙脊。龙脊的秋天铺天盖地,热情而奔放。我们在龙脊的村寨里游走,被无边无际的秋天淹没。我们闯进一个叫马海的小村。马海藏在龙脊十三寨的最深处,三十多户人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恍若世外桃源。秋天的马海,辣椒的红逐渐掩盖了梯田的黄,俨然辣椒的海洋。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屋顶窗前、房梁廊下,全晒满了火红的辣椒。我们在马海待了两天,每日除了在田间地头游走,看云卷云舒,就是跟当地人下地里摘辣椒,晒辣椒,剁辣椒酱。这些年马海大规模种植辣椒、举办辣椒节,藏在深山的辣椒声名远播,香飘四方。这小小的红辣椒,让马海人的生活越过越红火。

再次上龙脊,我们直奔田头寨。寨子在梯田的高处,在云端,汽车只能开到山腰的停车坪,还得步行攀爬半小时才能抵达客栈。可见梯田之高,高耸入云。而到了客栈,我们才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梯田之上还有梯田,层层叠叠,仿佛升入云天的巨梯。站在高处俯瞰,风吹稻浪,千层梯田里千层稻浪从谷底翻涌上来,波涛汹涌,如汪洋大海。风是热的,带着香甜。秋天的龙脊之上,数以亿计的稻子正慢慢成熟,像是约好了一样,万千稻穗染黄了秋天,沉甸甸的稻穗让秋天有了重量。这时候,我们完全迷失在这金色的汪洋之中,沉醉于如梦似幻的童话世界,不愿醒来。

客栈女主人亲手打的一碗油茶,把我们拉回现实。桂林人爱喝油茶,油茶种类派别众多。我最爱喝的,还是我家乡的资源五排油茶。而这龙脊上的油茶,跟五排油茶是同一个味道。喝起来,不由想起故乡。资源五排地区跟龙胜接壤,地貌相似,习俗相近,语言相通,因此我对龙脊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客栈女主人心灵手巧,尤其擅长酿酒。晚饭时喝的是女主人新酿的米酒,是用新打的本地糯米酿制的美酒。酒香醇厚,清甜爽口,就连平日滴酒不沾的女士也开怀痛饮。我们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壶又一壶,很快就把女主人的酒坛喝空。大伙儿仍意犹未尽,女主人笑着说,一坛米酒要酿制七七四十九天,没喝够的欢迎下回再来。大伙儿只好从餐厅转移到门外的天台上喝茶聊天。天已黑下来,天幕上布满星点,似乎与万亩梯田遥相呼应。无边的金色梯田完全淹没在夜幕里,清风拂面,仍能感受到古老梯田博大的气场。女主人说,如今龙脊人不再靠种地讨生活,家家开起民宿客栈,吃起了旅游饭,日子就像那米酒越酿越香甜。但龙脊人对土地和稻作,对秋天的敬仰却从未改变,这是世代相传的文化基因,是深入骨髓的民间信仰。因为,正是这片神奇的土地,创造了世界上宽广而盛大的秋天。

夏尽秋来,金风渐至。待到秋深时,我想回乡下老家看看,去龙脊深处走走,膜拜那一年一度的盛大秋景,喝一杯香甜如蜜的新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