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作品欣赏

【心中那抹红】儒雅的村庄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2022年第15期2022-08-02 作者:韦桂美 责任编辑:(实习)苏俊华 发布时间:2022-08-04 15:41:39

风光秀美不孤村。上林县委宣传部供图

我走过许多村落,却独爱不孤村。

我爱它静美秀丽的山水,爱它一年四季风格不同的美景,当然,我最爱的,还是不孤村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儒雅气息。

不孤村位于南宁市上林县白圩镇境内。自明嘉靖年间,周氏家族迁至不孤村以来,村中乐耕好读、重教崇学之风便盛行至今。20世纪90年代初,高考尚未扩招时,不孤村平均每3.5人就有一名大中专生。在这里,无论男女,只要愿意读书,家里人就会倾其所有来支持。故此,不孤村又有“岭南状元村”之美誉。

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个仿佛遗世独立的山中小村,在一如既往传承村风清正、尊师重教、孝老爱亲、邻里和睦的优良传统的同时,过起了追求美、创造美和享受美的生活。

“双文明村”“全国创建小康文明示范村”“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村”“全国文明村镇”……一项项荣誉不断加身,不孤村文化活动愈加丰富多彩,除了各类球赛和文艺表演等保留项目,还定期举办书画摄影作品展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代又一代不孤村人在这方有着丰厚文化底蕴的土地上,传承着祖先勤学善思的品质,编织着辉煌的未来。

走进不孤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里的奇山秀水。

村子群山环抱,南面有两处波光粼粼的水塘。我曾好几次看到一群白鹭在绿色的群山和田野上空自由飞翔。清嘉庆年间的两广总督阮元曾在《上林道中》一诗中如此写道:“三面翠屏方奄画,一行白鹭更分明。”这让我每每想起,总会怀疑他写的就是不孤村的自然风光。

村人周传宏说,不孤村是一个被大自然独宠的小山村。我深以为然。毕竟这世间能有几个村庄可以同时拥有大自然赠予的“文房四宝”呢?

不孤村的村后有一座山,其峰状如毛笔,故而得名“笔峰山”。村子的前方有一处名为“马猴凌”的水塘,水塘中有两个相连的泉眼,一年四季碧水不竭,天长日久形成两个深潭,远望犹如一方盛满了墨汁的“砚池”。除此之外,村子还有一处“磊塘”,水塘方方正正,如一张铺开的大纸。大自然以鬼斧神工,将“笔墨纸砚”巧妙组合,赠予了不孤村人。

不孤村的北面有一绝壁,纵横各有几十丈,四周长着灌木野草,而中间则裸露着几乎寸草不生的灰白色壁面,其上青黑色的竖纹清晰可见,宛如古代科举时朝廷张贴的龙虎榜,故后人称之为“榜山”。右边那座山,被称为“金山”。晴天里,你能看到金山上那一处绝壁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灿烂夺目的金色。金山和榜山一左一右守护着笔峰山,不由得让人想起“金榜题名”这一成语。

说来也巧,村里离这三座山最近的几户人家中,就有考取了清华大学、重庆大学等名校的,其中最有名的人叫周大观。在不孤村村委编撰的《不孤村足迹》中清晰记录着周大观的相关事迹:“1957年毕业于华南工学院,机械工程金属切削机床专修科毕业后,分配到电子工业部四川省成都某部工作。几十年来,从事电子器件的研制,为我国电子工业的发展及卫星、火箭、导弹的发射作出了重要贡献。”

不孤村奇峰林立,人们根据其形状分别为其命名,状如一册打开的书称为“书山”,形如一枚古代官印的叫“印山”,似人岿然独立、伟岸挺拔的叫“独将山”……

据《徐霞客游记》记载,明崇祯年间,徐霞客曾在上林流连了54天,期间他在三里镇停留的时间最长。三里镇与白圩镇相邻,可徐霞客却与不孤村完美错过。我曾无数次想象,假如当年徐霞客来到这小小的村落,看到大自然如此绝妙的手笔,阅遍大半个中国的他又会用怎样的文辞来描绘呢?

 

大自然对不孤村似乎格外偏宠。在笔峰山下,有一个能容纳上百人的岩洞。洞中地势平坦,洞顶的外侧,有四五处大小形状不一的“天窗”,既可遮风挡雨,又能巧借天光。这个岩洞,就是不孤村人的精神家园——鼓岩书院的旧址。鼓岩书院是上百年来不孤村子弟的开蒙之所,也是远近学子的朝圣之处。

2022年的立春,我在一片明媚春光里到访鼓岩书院。书院里的石桌石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那些勤学的身影苦读求学的场景,书院的一角供奉着孔子像,像前摆有香案,我们怀着恭敬之情给孔子像敬香、鞠躬,然后走到洞口。

春风带着些许寒意,却令人神清气爽。传说洞口每有风来即发出“咚咚”的响声,其声有如擂鼓,“鼓岩”之名由此而来。我们站在洞口迎风静听,没有等到擂鼓之声,却仿佛听到了琅琅书声悠远而来。

清雍正年间,村中读书人在笔峰山下的岩洞里设私塾,教授族中子弟。这私塾便是鼓岩书院的前身。

清光绪年间,不孤村一位贡生周运昌因看不惯官场黑暗,挂冠而去。回乡之后不甘心空有学识,却报国无门,于是投身办学。他将原来的私塾取名为鼓岩书院,自任山长。此后,鼓岩书院的名声日盛,招收的弟子不再限于本村人,还有附近的学子。其发展如同创始人之名,文运昌隆。

当年的周运昌本已实现了古代读书人的愿望——“学而优则仕”。入仕后,现实的黑暗令他最初的理想破灭了。不知他弃官从教的心路如何,又是否实现了其真正的抱负与初衷,但我想,他内心一定有着一种坚定的信念,那就是读书不仅仅为了做官,而是为了更好地提升自己,塑造自己的品德,做到以虚养心,以德养身。“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知识文化的传承是人类的使命,读书人便是这一使命责无旁贷的担当者。想到这里,我对这位一百多年前的古人又添了几分敬意。

乐耕好读、风景秀美的不孤村被多家媒体争相报道。中央电视台、广西电影制片厂到不孤村拍摄制作《乡观此处》《记得乡愁》《走进不孤村》等纪录片,吸引了游客无数,甚至有国外学者不远万里,慕名前来考察。

熙熙攘攘的人流来了又走,不孤村的人们迎了又送。但即便已经载誉一身,不孤村里该读书的读书,该种地的种地,一切如故。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不急不躁、笃定沉着?我试图在不孤村的发展历史中寻找答案。

1921年7月,一个全新的革命政党——中国共产党成立了。这个为人民谋利益、为民族谋复兴的伟大政党吸引了无数有识之士,其中不乏不孤村子弟。周运昌的次子周天官就是一名共产党员,他能文能武,毕业于桂林陆军学堂。抗日战争时期,周天官发动一批热血青年组成抗日联队,在白圩一带奋起抵抗入侵上林的日军。

周天官的小儿子周大荣继承父志,自学成才后带领村民走上科教兴村之路,为不孤村的发展燃尽生命之火。周大荣在担任不孤村村委会主任期间,被评为自治区科学致富能手、全国优秀村委会主任。与周大荣并肩作战的,还有周传寿、周承干等一心拉动不孤村奋力向前的党员村干部。大家团结一致、精诚协作,发展科学种养、改善基础设施、制定村规民约、涵养乡风文明风尚,为不孤村振兴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不孤村早期的共产党员还有周承义。抗战期间,周承义参加了义勇军,1948年参加东区(白圩)地下革命工作,此后多次率领民兵配合解放军在上林的剿匪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又以满腔热情投入社会主义建设。虽然周承义英年早逝,但他高尚的品格和一言一行深深影响着弟弟周承耀和周承信。

周承耀曾任白圩镇中学校长,周承信是新中国成立后不孤村第一位乡村教师,兄弟二人为教育事业奉献了毕生的力量。退休后,周承信在不孤村义务担任讲解员,直到年近九旬。除此之外,他还先后编写《不孤村的足迹》《如歌岁月》《我是一个精神富翁》和《真情之“桥”》等书籍,通过自己的笔墨记录不孤村令人自豪的历史。

不孤村的故事还有许多许多……

如果说,良好的乡风家风是不孤村人世代坚守的精神之源,那么共产党员坚强有力的示范引领则为不孤村振兴发展指明了方向,注入了强大的动力,让不孤村走得更远。 

雁群飞向何方,关键要看领头雁。一个村庄如何实现振兴,重要的是看领路人。如今,村中的党员干部和退休返乡的党员一起,形成了坚强的合力,带领不孤村朝着乡村振兴的美丽图景奋力前进。

五 

相传,不孤村原名为“孤村”。明嘉靖年间,周氏祖先周长树带着6户同族搬迁至此。其后,不断有族人搬来,在此安居乐业,繁衍生息。当年,满腹经纶的周长树在原村名前加了个“不”字,即“不孤村”。虽然没有明确记载,但周氏后人坚定地认为,周长树取此村名的依据应该是来自《论语》名句“德不孤,必有邻”,并为此专门写了一篇考证的文章。

根据最新数据,不孤村现有106户人家,以周姓为主。不孤村子孙从周运昌那一代开始,按“昌天大承传国典,和平忠厚善开基”排字辈。这字辈里有着明显的儒家文化印迹,寓意子孙后代以德立身、安邦治国、兴旺发达等。

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不孤村独具儒家特色的精神基因代代相传;几百年后,不孤村人的精神谱系里又烙进了红色印迹。如今,在高高飘扬的党旗之下,不孤村成为八桂大地乡村振兴版图上一颗闪耀着别样光芒的明珠。

(作者系柳州市作家协会理事、柳州市散文学会副会长。本文入选“心中那抹红”喜迎党的二十大主题征文活动散文类三等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