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作品欣赏

小枣树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2022-07-27 作者:邓卉 责任编辑:(实习)苏俊华 发布时间:2022-07-27 09:18:39

阿婆站在红砖房前。作者供图

我的方向感不好,进村会迷路。同事对我说,记住,那家门前有棵小枣树。

前进,转弯,穿过阡陌交错的庄稼地,我找到了小枣树和一间朴实的红砖房。那就是我挂点的贫困户家,贵港市港北区庆丰镇白塘村的“农家亲戚”。

这家的三个孩子都在学校读书,父母在外打工,平时只有一位阿婆留守。

阿婆也忙,不是在地里干活就是去务工,我每次到村里入户,阿婆总是很热情地赶回来,有时还拎几包红薯花生给我,我推辞,她又以为我嫌弃她,于是我只好收下,然后逢年过节再买些糖饼送去。渐渐地,我觉得,这家人成了我的朋友。

每次我在屋旁等阿婆回来,陪伴我一起等待的是门前的小枣树。慢慢地,我觉得,小枣树也成了我的朋友。我们一起安静地分享阳光,分享乡间的岁月。

小枣树纤细的树干略显单薄秀气,轻盈的叶子象展翅欲飞的绿蝶,在阳光下折射出纯净的光泽。红砖房周围是一畦畦青纱帐般的玉米地,田埂边长着瓜蒌和紫苏,草木的芳香在清风中晕染。静谧的乡村如一首田园诗,“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

然而有一天,我进村突然找不到那一抹熟悉的绿色了!原来小枣树被砍掉了枝叶,只余树干,我既惊讶又心痛。村里人安慰我说果树经过剪枝会长得更好。不久后,小枣树果然萌发出绿色的新芽,我这才心下释怀。

这家的户主长年累月在外地干体力活,阿婆在家带孩子和种地,闲暇时阿婆为手机配件厂扎捆数据线,一家几口人,生活过得紧巴巴。我找来一些技术培训的宣传单,建议户主学门手艺,他腼腆地说:“年纪大了,手笨,记性也不好,学得慢。我还是先打工供娃娃上学吧,等他们毕业就好了。”

我又问阿婆,她帮厂里扎数据线能挣多少钱?阿婆笑说,扎捆一百根得五毛钱,一天能扎一千根左右,可得五元钱。

老人憨厚的笑容,令我默然。

这就是纯朴的农民。一柄锄头,耕耘岁月的荒凉;一双手,推动命运的车轮。

那天夏天,阿婆告诉我:“两个娃娃同时考上了大学。“我正高兴着,户主也给我发来了消息:”唉,孩子考上了,可付不起学费和生活费,我怕是读不起了。”这可怎么行!我赶忙查阅收集各类教育扶贫政策,又跑到扶贫部门和教育部门了解核实,然后喜滋滋地跑到阿婆家告诉他们:“有办法啦!你家两个娃娃都考上全日制本科,可以每人申请雨露计划补助5000元,还有一次性路费补助,外省1000元、广西区内500元,另外还有每年4300元的高校助学金。哦,如果还觉得不够,可以考虑申请无息助学贷款,每年8000元,毕业后分期偿还本金就可以啦!”

听完,原本愁眉苦脸的众人一下子欢呼雀跃起来,阿婆的眉眼也跟着舒展。其实阿婆根本听不懂补助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娃娃上大学不用愁了。

孩子们去上大学后的某天,户主又给我发来消息,说孩子看到别人念课外培训提升班,也很想去,但付不起高昂的培训费,于是哭了。我加了孩子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你爸爸妈妈打工很辛苦,要体谅他们。读书最重要的是靠自己刻苦用功,课外也可以考虑勤工俭学,锻炼自己,帮家庭减负。”

孩子给我回了一个皱眉的表情,可能觉得我这个外人太爱管闲事。

我有些失落,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打电话和发消息给孩子,小小地唠叨几句。

假期,两个大学生回来了。他们用假期时间打工,几个月下来挣到了几千元。同龄人在尽情玩耍的时候,他们在汗流浃背地工作,瘦瘦的脸颊被晒得黝黑。

后来有一天,我发消息问孩子在学校的情况,更新扶贫信息。孩子在回答问题后,给我回了个“拥抱“的表情。

我一愣,继而忍不住微笑起来。

风雨如晦,遮不住青春之光,年轻人在磨砺中成为脊梁。农家的孩子啊,你们理应成长为自己的骄傲,那些曾经吃过的苦,终将成为你们脚下的台阶,就像门前的小枣树那样,不盲目追求拔个,而是通过剪枝修整,重新抽生,从而不断拓增生命的厚度与宽广。

抽了一天空,我整理了家里的一些旧图书,送给村里的孩子们。这点力量也许极微薄,但涓涓细流,亦可汇成江河湖海。放眼神州,社会各届的有识之士孜孜不倦地在为教育扶贫助力,有企业家和热心人为学校捐物资,有敬业的老师在对辍学的娃娃进行劝学,一双又一双温暖的手向上托举着,为贫困的学子们撑起一片天,像一棵树,日渐繁茂。

 

(作者简介:邓卉,广西作协会员、贵港市作协副主席、贵港市诗词学会副会长。作品见于《中国统计》《广西文学》等刊物。工作单位:贵港市港北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