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艺评谭>文艺评论

“武”中生辉、“丑”中见戏 ——全国优秀青年艺术人才(戏曲武戏、丑戏)展演观后

新闻来源:中国艺术报2022-07-27 作者:颜全毅 责任编辑:(实习)苏俊华 发布时间:2022-07-27 09:35:21

衡量戏曲艺术发展的现实生存状况、人才成长样貌,武戏、丑戏及其人才现状是一个重要指标。这是因为,在戏曲诸多行当中,生、旦最容易被“看见”,行业内甚至有“一窝旦、吃饱饭”的谚语,一个出名剧种一般都有几个名角——他们往往是生、旦挑头人。然而,戏曲行业独特的“一棵菜”精神,“四梁八柱”对于一个剧种完整性而言都不可或缺。其中,武生、武净、武旦以及丑行,因其技艺的难度,对从业人员的练功频率、身体素质有着极高要求,“一日不练十日空、十日不练百日空”,戏曲武行演员台上的神采全来自日复一日地勤奋练习,毯子功、把子功、上下手,这些舞台上光彩炫目的技巧,是武行演员汗水奉献的结晶,某种程度上也是“青春饭”。丑行也如是,对声音、腰腿、表情的要求一点儿未见减少。因而,武戏、丑戏的良好传承与发展,一方面能说明剧种发展的全面与良性,另一方面能显示出青年人才的蓬勃成长。正因如此,近期由中宣部文艺局、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中国剧协主办的“艺苑撷英”——全国优秀青年艺术人才(戏曲武戏、丑戏)展演展露出当前戏曲舞台青年武行、丑行的出色演技和鲜活生态,才格外让人欣喜。

  此次展演共有五台节目,体现了京剧、昆曲、婺剧、秦腔、潮剧、调腔、绍剧、扬剧等众多剧种相关行当青年人才在继承和发展艺术上的崭新面貌,高标的水准、整齐的台风、青春的气势,征服了在场的观众。特别是其中两台地方戏节目,绍剧、潮剧、调腔等在京演出并不常见,却以独具一格的武戏和丑戏风格,引得无数掌声。

  婺剧武戏近些年来以其火爆炽热的风格和表演手段饮誉剧坛,形成强大口碑效应,楼胜、杨霞云等演出的《断桥》早被观众盛赞,此次演出的两个婺剧片段——浙江婺剧团周宏伟主演的《吕布试马》、义乌婺剧团季灵萃主演的《杀四门》也不负众望。季灵萃在戏中以丰富多变的戏曲枪法演绎了青年将军秦怀玉英勇善战、不肯服输的劲头,耍枪是武戏把子功的重要一环,道具虽然单一,却能在不断变化中显示出演员的心理稳定和节奏感,尤其是在表演手段的同一性中更见表演层次的丰富感。周宏伟的台风可用“帅”“稳”“轻”来概括,试马的吕布,是英姿勃发、自命不凡的将军,演员的帅气英俊,契合了人物的心性;“试马”这个核心工作,与一般长靠武生的威风持重不同,兼有了短打武生近身肉搏的技巧动作,身着厚重靠旗、脚蹬高靴的“鹞子翻身”“三起三落”已是长靠武生的极难动作,其短打的灵活矫健、动如脱兔更是难得。落势的稳定考验着武生的技能水准,周宏伟动作起身迅速、落身稳如泰山,剧烈动作后靠旗不乱不飘,令人惊喜。三张半台幔翻下、乌龙搅柱、硬僵尸这些高难度动作集合于短小片段中,增加了《吕布试马》的可看性,对演员而言是极大考验,许多演员虽然能完成动作,但因为难度过大,身体疲劳,落体沉重,也让观众悬心。周宏伟的表演,观众全无担心,以长靠武生的行头,表现出了短打的轻盈,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浙江绍剧的猴戏享誉天下,《闹天宫》是“南猴王”六龄童数十年前整理打磨出的作品,新一代“美猴王”王浩爽在全台演员合作下,展示出令人振奋的武功技巧,“剑入鞘”的准确完成已属难得,而在上下手配合下,多次远程入鞘的“稳”“准”“精”,在赢得观众阵阵掌声同时,也充分说明绍剧武戏代代传承发展的稳定性。绍剧《闹天宫》是出人物众多的群戏,浙江绍剧团以全梁上坝的劲头,在二十分钟内全面展现剧团的强大实力,证明了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剧种仍然有着极强生命力。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的《美猴王大战金钱豹》显露出北方武戏特有的粗犷豪迈气质,极具乡土气息,王震辉主演的金钱豹,以耍叉技巧将戏带入高潮。

  戏曲剧种的发展并不均衡,武戏尤其如是,但在剧种之间的互相借鉴交流中,一些武戏剧目得以在众多剧种中呈现。本次展演的地方戏节目中,一些剧目便来自于其他剧种。如秦腔和京昆交流本来频繁,晚出于秦腔的京剧有许多剧目都移植于前者,但京剧二百多年历史尤重武戏,这次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武丑演员吉方兴主演的秦腔《时迁盗甲》、武生演员郭楠楠主演的秦腔《挑滑车》都是来自于京剧的经典剧目,在移植中,既保留了原有武戏的规范与难度,又加入秦腔的语言特色。《时迁盗甲》中时迁的矮子功、“三跳”、上高下高、拿顶、旋子等技艺被演员表现得驾轻就熟,技巧高超而趣味盎然。《挑滑车》在京剧中属于分量极重的长靠戏,技不轻炫、威严自持,“技”与“戏”并重,是武戏中的天花板。秦腔版的《挑滑车》,郭楠楠饰演高宠,扮相漂亮潇洒,动作边式瓷实,收放自如,没有年轻武生容易过火的现象,当然,如果在收势时靠旗能更稳定一些更好。此次展演中,扬剧《林冲夜奔》也给观众留下很深印象。扬剧本是融合扬州清曲、香火戏基础发展起来的“三小戏”(小生、小旦、小丑为主),但在近几十年里人才辈出、剧种壮大,拓展了表现样式。 《夜奔》是当代河北梆子与京昆大家裴艳玲的拿手戏,动作洗练精彩、情感慷慨悲凉,堪称经典,有“扬剧王子”之称的李政成文武兼备,拜裴艳玲为师,亦步亦趋,学习了《夜奔》一出。此次青年扬剧演员游佳琦所演,正是渊源于此。观众虽未从中听得扬剧一点声腔语气,但无不诧服于演员身上的稳重、干净,圆场、走边矫健利索,边唱边舞轻松自如,演出了林冲独自夜行、愤怨沉雄的气势。

  如果说戏曲武戏有各个剧种共同遵守的程式规则,容易找到整齐划一的舞台美感,丑戏则更能百花齐放、尽态极妍地展示各自的地域特色与审美追求。此次展演的丑戏有武丑应工的戏目,也有文丑挑梁、说白见长的折子。新昌调腔《调无常·送夜头》跨越了方言障碍和地方审美差异,以淳朴生动的剧情演绎、妙趣横生的表演手法征服了观众。剧目选自调腔传统目连戏,流连阴阳两界的无常想在举办法事的人家偷吃一碗祭奠野餐,与同此想法的癞头迎面撞上,一在明处、一在暗处、一有心,一无意,一盏酒、一碗面,就在明暗之间产生极大戏剧冲突与喜剧效果,同时也放大了中国戏曲虚实相生的写意特色,有如《三岔口》关目设置之精彩妙绝,又因其笑料百出而让观众喜不自禁。赵林辉、刘志平两位青年丑角举止有度、张弛自如,把握了很好的分寸和节奏,取得极好效果。在沸腾的剧场里,观众只感觉到戏曲丑行艺术的博大精深与多姿多彩,忽略了剧种的地域差异和语言隔阂,艺术魅力被经典作品和青年演员发挥得淋漓尽致。广东潮剧《柴房会》演人鬼相遇之事,丑角应工的货郎李老三在客栈中遭遇怨鬼莫二娘,后者求助李老三代为伸冤,李老三先是惊惧躲避,后被激起满腔义愤,应下请求。该剧目最大看点是自称向来胆大的李老三,得知眼前女人为鬼魂时心胆惧怕的正常反应,后退、躲避、惊恐,与先前的豪言壮语形成强烈反差,极具喜剧效果。《柴房会》之所以成为潮剧经典,契合了丑戏“无技不成戏”的高度可看性,谢跃鹏饰演的李老三,围绕舞台上的桌子、椅子与梯子,表现一系列极具难度的动作,穿椅子、夹椅子、上下桌、钻与翻,都在俏皮伶俐的语言神情中同步展开,身、形、言、情一一契合,让观众目不暇接、沉入情境。特别是围绕梯子展开的迅捷而俏美的动作:攀爬、滑落、登高、勾连等,生动而准确地表现了人物突然见鬼、慌不择路的举止心理,可谓技艺精绝,形成了独到的丑戏表现形式。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作为高难技巧呈现者,戏曲武戏、丑戏演员的砥砺付出尤为加倍,特别是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许多演出取消,正值青春黄金年华的武戏、丑戏演员面对更多不可知的未来。“艺苑撷英”——全国优秀青年艺术人才(戏曲武戏、丑戏)展演在特殊时期给了这些了不起的青年人才很好的展示平台,是对观戏者的安慰——戏曲传承者代代相传、生生不息;也是对演员们的极好鼓励,有付出就该有热烈的掌声回报,向这些青年演员致敬!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主任、教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