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艺评谭>文艺评论

《只此青绿》不止青绿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2022-07-26 作者:李滨夙 责任编辑:(实习)苏俊华 发布时间:2022-07-26 09:13:51

舞蹈诗剧《只此青绿》剧照。 (资料图片)

从春节后就一直火热的舞蹈诗剧《只此青绿》经过一波三折终于在大暑时节来到了南宁,从一票难求到加演了白天场就可见其又火了一把。到底是票有所值,还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每个观众都有自己的答案,今天我想聊的是它作为现象级的舞台剧,可以赋有的传播价值。

首先不得不佩服导演组的大胆选材。以《千里江山图》这样的一幅千古名画来作为舞剧的题材是非常大的挑战,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故事性,而演绎一个静态的作品,应该也不是舞蹈这种艺术形式所擅长的。但走进剧场后,小惊喜就接连不断地来了。它完全跳出了之前舞台剧一贯的故事性,而是通过一个现代展卷人或者说研究者的视角,来探索、探寻、探究这幅千古名作的创作历程,从织绢、习笔、颜料、淬墨等等一一去展现,回溯时光自然就成了故事,而展卷人的情感不知不觉融入其中,给观众很强的代入感,这又何尝不是故事。恰恰是舞剧的形式更加契合了这样的故事,它不需要语言,简约而灵活的舞美巧妙地分割、连接、延展了时空,造型行云流水、用色清丽脱俗的服装,使人瞬间回到那个中华传统文化的盛世,现代与传统有机结合的音乐为舞蹈增光添彩,沉浸其中就是最好的故事。凭借这种故事设置和作品本身的内在张力,它就非常具有传播价值,可以成为让中华文化走出去,让传统文化活起来的一个范例。

《只此青绿》很好地诠释了中国画为何与众不同。在之前参与的中外文化交流活动中,常常听到一种论调,西方的油画比中国画创作难度大、反应生活更直接、内容更丰富、层次更丰满,所以油画更有价值。因为西方的观众常常看到中国画家不到半小时就能创作一幅中国画,也最常看到国画中山水鱼虫的题材,于是就轻易得出中国画创作非常容易、内容也比较单一的结论。殊不知这看似容易的背后是多少年的笔耕不辍、材质的精挑细选、大河山川的游历、人间悲欢的感悟……《只此青绿》正是从问篆、唱丝、寻石、习笔、淬墨、入画的过程来解读《千里江山图》,幻化出那个16岁的“天才少年”在青灯孤影里创作的艰辛和所有参与者的呕心沥血,探寻到这幅画作“独步千载”的偶然与必然,恰恰是对所谓国画创作比油画容易这种无知论调的有力回击。

《只此青绿》用它的方式,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人进行了勾连,故宫研究员(展卷人)在《千里江山图》中探寻到那些或有名或无名的生命故事,朗朗明月下那些人的命运也正在感动着他,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已与这幅画作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展卷人与少年画家希孟在舞台营造的不同时空里,凝望、碰撞,继而实现了不同语境下的理解,当展卷人为孤冷中坚持创作的希孟披上外套的时候,你的心是否也感到一丝温暖。当一批批参观者在《千里江山图》中获得感悟的时候,希孟与展卷人终于相视一笑,那种被理解、被珍藏的幸福油然而生,每一代守护者、研究者和经典作品的创作者,他们的忘我勤勉、孜孜不倦、不懈追求交相辉映,才成就了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生生不息。遗憾的是,舞剧只在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人之间建立了情感的纽带,而对于如何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却没有给出更多启示和答案。也许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开放的结尾,让台下的我们自己去追寻那满天繁星。

《只此青绿》的可贵之处在于不仅实现了中国画与舞蹈之间的贯通,也在静静流淌的音乐和舞姿中引起了观众的情感共鸣,如同故宫博物院近年来所做的探索和努力一样,让文物活起来,让每一段故事被讲述被传颂,让我们对中华民族和优秀传统文化保持持续探寻的兴趣,让我们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更加敬仰,更加充满自信。立足中华大地,讲好中华文明的故事,向世界展示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最需要的就是这份来源于内心与灵魂的文化自信,它将成为人类文明的姹紫嫣红,影响久远,影响世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