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 文艺评谭>文艺评论

新时代广西民歌的艺术突围——评歌曲《一面旗》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 2022-06-09 作者:梁冬华 责任编辑:陆政凡 发布时间:2022-06-10 10:00:56 访问次数:201

“这一面旗,是留下的火种,播撒心里,照亮前方;这一面旗,是留下的等待,亲人归来,带来了胜利和希望!”这饱含深情的唱词和曲调,出自广西新民歌大会中的银奖作品《一面旗》。该歌曲由李君作词、刘艺作曲,青年女歌唱家周彬演唱,曾入选广西文联、广西音协主办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歌曲征集活动12首优秀歌曲,具有较高传唱度,为群众所喜爱。

《一面旗》作为一首创作于新时代的广西原创民歌作品,在艺术表现和抒情方式上均表现出较大的艺术突破:

首先,歌曲《一面旗》注重思想性与民族性的融合。传统的广西民歌,内容上大多源于人们的日常生活,音乐形式上发展出原生态的民族唱法、声腔、曲调和旋律,体现出浓郁的民族风情和艺术特色。新时代的广西民歌,表现出思想性与民族性并重的全新艺术追求。歌曲《一面旗》取材于红军长征时期湘江战役中的一个真实故事,一位受伤的红军战士在老乡黄合林家养伤,临走留下一面军旗,约定革命胜利后取回。为此,淳朴的老乡秘密护旗45年,累计传了三代家人,才于上世纪70年代末将军旗上交组织,完成红军战士的庄重托付。歌曲的开篇,便是祖孙三代护军旗的场景描写,“尼呀咧,一面旗,装进竹筒,埋进土壤,度过春秋,度过冬夏,还是当年的模样。尼呀咧,一面旗,装进木箱,背在身上,走过坎坷,走过荆棘,还有当年的星光。”其中,开头的三字词语——“尼呀咧”,实际上是广西少数民族方言的汉语直译,大意是“好得很”。在《一面旗》中,“尼呀咧”的使用,一方面起到强化歌曲民族性的作用,特殊的少数民族字词发音再谱上少数民族原生态曲调,一下便将观众带入广西民歌的艺术情境,仿若徜徉在少数民族对唱的歌海之中;另一方面,“尼呀咧”还在歌曲中担负着塑造抒情主体的功能,幻化出一位生活在广西少数民族地区的老乡形象,将黄家人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年代用尽各种方法保护军旗的故事娓娓道来。无论是土里埋,还是身上背,变化的是收藏军旗的方式,不变的却是老乡对红军战士始终如一的约定和承诺。更进一步来说,与其将护旗的行为看作是战士与老乡两个个体之间的约定,不如将之视为广西这片热土上的百姓对红军的眷眷深情、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

其次,歌曲《一面旗》采用了“以小见大”的抒情方式。传统的广西民歌,大多采用个体抒情视角,讲述个人的生活及其情感。新时代的广西民歌,在个体日常抒情的基础上,扩大至更广阔的国家情感,体现了“以小见大”抒情方式的新转变。《一面旗》巧妙地通过“旗”的具体形象,寄寓了抽象的“小我情感”和“大国情感”,演绎出百年党史的艰难险阻与波澜壮阔。一方面,这一面旗是有现实指向的,即新圩狙击战中红军战士托付给老乡黄合林的那一面军旗,经过黄合林祖孙三代人的生命守护,这面旗穿越战争的烽火完整地保存到了现在,静静地陈放在自治区博物馆的文物展陈室里,向人们无声地诉说曾经的革命斗争,亦向大家展示护旗者黄合林一家对红军战士深沉的爱,浓浓的军民鱼水情。另一方面,这面旗亦具有象征指向,即表征着中国共产党,正如歌曲所唱“这一面旗,是留下的火种,播撒心里,照亮前方;这一面旗,是留下的等待,亲人归来,带来了胜利和希望”,旗帜留在老乡家里,如同将党的理想信念、革命的火种播撒到民间,给处在苦难中的乡亲们带来信心和希望,此后的漫长等待,是革命道路的复杂性所致,当这面旗帜经过长达四五十年的收藏,从民间重返大众视野的时候,时空已从当初的烽火硝烟转换到了如今的祥和安定——社会物质供应丰富、人们精神世界充盈。这时空转化的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努力奋斗的结果;这如画卷般的繁华盛世,是对在中国革命中牺牲的英烈们最好的告慰。

广西,有着悠久的唱民歌传统;广西首府南宁,更是被赞誉为“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如今,以《一面旗》为代表的大批广西新民歌优秀作品,已在新民歌大会的艺术舞台上集体亮相。它们蓄势待发,定将借着新时代的东风,唱响天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