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 > 作品欣赏

羊狼:慢火细煨老友粉

发布时间:2018-11-22 10:29:39访问次数:66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8-11-21作者:羊狼责任编辑:陆政凡

新友常交,而老友不常有。这是我对老友的理解。

人生苦短,无需太多,一生中有那么几个老友,相互扶持,心心相印,走到人生尽头,就是一大幸事。很赞赏一位长辈兼友人的话:“知己者,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才是交友的初衷,交友的原义,交友的境界。”

知己,先要知友。20世纪30年代,发生在南宁的“老友常临”的故事传为美谈。故事说一位老翁每天都光顾一所名叫周记茶馆的铺子喝茶。有几天,这位老翁因感冒没有去,周记老板十分挂念,便将精制面条佐以爆香的蒜末、豆豉、辣椒、酸笋、牛肉末、胡椒粉等煮成热面条一碗,送与这位老友吃。热辣酸香的面顿时使老翁食欲大增,他发了一身大汗,感冒也好了。事后老翁感激不尽,书赠“老友常临”的牌匾送给周老板,老友面由此得名并渐渐名扬八桂。试想,周记老板如若不是热心人,岂会关心一个茶客的身体健康;他若心地不善,又岂会有老友面的诞生?由此,老友面名扬八桂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现代都市里,想要再找周记老板这样的人可就难了。但凡做生意,热情是留给服务员做的,想要优质服务那得花钱,谁又曾把客人当老友看待呢?进一步说,即便是老友,谁又曾关照了对方,哪怕一个轻微的举动?其实也不全是,有时或许是因现代节奏太快,快得我们都忽略了老友的存在,忽略了老友的品牌,生活就这样匆匆地过,生命就这样匆匆地走,时光消逝了,而我们丢失的比我们创造的还要多。

最近有一篇网络帖子《老友粉不接受批评》较为流行,作者例举了很多南宁较为有名的老友粉品牌店。于是,我每次去南宁都会寻觅一碗老友粉。

南宁有一家较为有名和正宗老友粉店,从出粉窗到店外都挤满了排队的人。我和朋友挤入排队大军,满怀期待要尝一尝正宗的老友粉。大火烧得呼呼地响,汤很快就开了。师傅煮粉的动作很娴熟,流水线一般放入各种配料,然后把米粉放进锅里捞了两下,马上出锅了,前后不到一分钟。这老友粉煮得十分仓促,尝一口,汤是汤,粉是粉,配料还未完全融合,怎觉得这老友粉吃得生硬极了。

不久前,我有幸到南宁参加全区青年文学创作会议。邀上几位签约作家去吃老友粉。在美食街,熟悉南宁的朋友指着一家老友粉店说:这是南宁最正宗的老友粉店。晚间,就我们几个,师傅煮粉也不仓促。煮好的老友粉汤色浓香、口味酸爽,放一点糟辣,倒也吃得舒爽。但我还是说:这家老友粉仍然只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朋友疑惑地望着我。于是,我把深埋在心底的那件事说了出来。

那是2000年的夏天,我独自一人去南宁。那时的南宁并不算繁华,却充满着慢时光的情调。当我走进一条老巷,两边是青砖白墙的楼房,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清晨里,偶尔还能听到一些鸟鸣,还有早起的人们发出的声响。远远地,我看到一家早餐店门前挂着招牌“老友粉”,便迫不及待走过去。门店备好了各种新鲜的配料,牛肉、蒜苗、糟辣、酸竹笋、蒜蓉等,煤炉早已烧旺,一整锅骨头汤“咕嘟咕嘟”地冒着香味,颇有老北京的气息。

煮早餐的是一位约摸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头发全白了。她从里屋出来,行动有些迟缓,但她很慈祥,富态,热情。她招呼我坐下喝杯温水,然后拿出一口干净的砂锅,放在煤炉上,揭开热气腾腾的大锅盖,舀两瓢味道浓郁的大骨汤放进砂锅里。接着她把西红柿、牛肉、酸竹笋放进砂锅里,慢慢熬,待汤色鲜浓。之后她又放入粉丝,小火慢煨,直到砂锅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她又问我是否吃得糟辣?我说能吃。她便放一点,继续煮。直至感觉汤、配料和粉丝混成一锅。这时,只见她不紧不慢地把洗好的生菜放进锅里,和了和,然后放了些蒜蓉,就出锅了,整个过程至少五分钟以上。白色的是粉丝,青色的是生菜,红色的是糟辣,浅黄色的是酸竹笋,那乳白色的是酸汤。我咽了咽口水,埋头就吃。老奶奶说,慢着点吃,别烫着。我点点头,细细品味。粉丝的米香味、肉香味、酸咸味早已融为一体。生菜还未完全熟透,清甜可口;酸竹笋腌得刚好,比较酸脆,没有异味,恰到好处;汤味带着大骨的浓香,揉进糟辣的酸甜和蒜苗的鲜香,再来两颗酱腌辣椒或蒜瓣,吃得是酣畅淋漓。不一会儿,饥寒散尽,浑身发热,一个字“爽”,至今,那味道让人难以忘怀。

朋友们听得入迷,不禁咽了口水。我们都期待:

一个阳光清丽的早晨,走在青砖白墙的巷子,让时光慢慢游动,煮一碗不用赶的砂锅老友粉,慢慢吃,慢慢聊,找回那心目中的南宁!

(作者单位:河池市天峨县六排镇人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