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 > 作品欣赏

牙韩彰:多彩的秋天

发布时间:2018-11-06 09:12:18访问次数:48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8-11-05作者:牙韩彰责任编辑:陆政凡

QQ图片20181105131304_副本.jpg

  一碧如洗的天空中悬浮着朵朵亮白的云彩。阳秀琼 摄

似乎是特意让我百看不厌,又似乎是让我看了以后一定要写点什么东西,这秋天的八桂大地,竟然可以展示出这般缤纷的色彩。

车子驶出南宁的十月三十一日中午,那一碧如洗的天空,那天空中悬浮着朵朵亮白的云彩,就一直跟着我们,如影随形,不离不弃,往桂西山区悠然而来,在朗照我们头顶的同时,也使得一座座青山更加碧绿青翠,更加葳蕤生姿。

三百多平方公里的右江河谷,历来是广西的粮仓果园之一。秋天来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金黄的芒果,也没有了粉红鲜嫩的圣女果,闲下来的田园,突然安静下来,任由土地舒畅地呼吸,人们可以无言地凝望田里残剩的几汪浅水,与忘了收割的几棵孤零零的玉米默默对视,没有任何声音从那里传来。偶尔惊掠而过的凉爽秋风,也是那样轻手轻脚,仿佛担心扰乱了农人们娴静的梦境。

想起七月流火,我来到田东县一家芒果园,抚摸着一个个小巧而略微弯曲的桂七香芒,那时涌动心中的是这样的诗句:隐身在杂草深处/桂七香芒/小巧而饱满/仿佛收藏的青涩岁月/需要认真等待/才可以邂逅/那成熟的飘香/浅浅的拐弯抹角/随意流畅/季节抚出的优美曲线/再也掩藏不住动人芳华……

现在,望着这碧蓝的天空,走过这金黄的田园,舞文弄墨的心情似乎也跟着多彩而静谧的大地,默然归于平淡平静,一时再也无法涌动蓬勃的诗情。这种情绪,有时候,我更喜欢。面对悠悠的人间岁月,面对四季生息的自然江山,我们没有必要把自然界的物理现象,都想象成罕见的力量,那样的想象,往往容易让我们无缘无故地产生某种狂野的心情,这样的心情一旦出现,又会打破山河的自然时序和四季轮回。

微信图片_20181105131325_副本.jpg

  金黄的田地,浓郁的稻香,让我们应接不暇。牙韩彰 摄

十一月份的第一天,我们驱车从著名的桂西山城百色市,往同样著名的桂西北山城河池市走来。六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越过宽阔的红水河,穿过十几个幽深的高速路隧洞,坐在车里,望着车外那些周转曲折的青山和田野,每到一个服务区,我们都要迫不及待地下来走走看看。一抬眼,那些蓝天白云,那些青山绿水,都一齐向我们迎面扑来,还有那金黄的田地,浓郁的稻香,更是让我们应接不暇。而此时,十一月五日的凌晨,黎明前最安静的时刻,我摆弄手机写作这篇文章,禁不住回想起那时的境况,尽管作了很多的努力,也实在想不出更加恰当的词语,只好抄录自己前天写出的这一段文字,以再次表达当时愉悦欢畅的心情:“一路山青水绿,天蓝云白,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心情,一刻也没有中断过。这干净的翠绿,透明的青蓝,一直陪着我们,也从没有在眼前消失。”

从河池市往来宾市的忻城县走,这是昨天的事情。忻城作为此次下乡调研的必经地之一,是我为了实现走遍广西所有县、市、区的目标而事先设定的路线。我从事新闻宣传工作二十几年来,虽不敢自诩“走遍了八桂大地”,但至今除了忻城县,其他的县、市、区确实都已到过,有些还去过不止一次两次。唯独这忻城县,有多少次的谋划,就有多少次的失之交臂,最终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踏上这片久盼的土地。

带着实现某种期盼已久的愿望,这样的心情自然是激动和美妙的。车子还没走完一百七十多公里的金(城江)柳(州)高速公路,就从洛东出口下高速,进入直达忻城县的二级公路。多年走惯了高速公路,突然进入二级路来,道路的窄小让来来往往的车辆突然迎面而来又突然擦肩而过,那惊险的刺激让人想赶紧结束却又有点不忍早早收场。

微信图片_20181105131315_副本.jpg

  金黄的稻叶,释放出一派生机勃勃。牙韩彰 摄

沿途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两旁都是稻浪翻滚的田园,有些已经收割完毕,被割掉上半截的稻杆还整整齐齐排列在田里,旁边还有一堆堆已经捆绑扎实等待搬走的稻草;还没有收割的田块,那金黄的稻叶,金黄的稻穗,金黄的稻杆,密密匝匝地铺展在一片蓝天白云之下,阳光透过云层洒在飘香的田野间,满眼都是闪闪的金色光芒。远处是收割的人们在欢快地劳作,偶尔的笑语从稻田深处轻巧传来,让人有点浮想联翩;近处是三三两两的老牛安静躺在已经收割完毕的田里,微微扬起那巨大的头颅,嘴巴有滋有味地反刍着,两只耳朵不时翻动以赶走讨厌的苍蝇和虫子;公路边的田坎下,是低矮的灌木丛,虽经秋霜的侵染,依然绿油油地生长着,丛林间是叮咚流淌的青青小河,不知从何处而来,也不知流往哪里去,更不知是否永远的没完没了……

此情此景,不禁让我突然想起,壮乡,这片广袤的大地,原来就是稻作文明之乡啊!对这样的八桂田园,到底用哪一个词语来送给它更为合适?是碧蓝?是翠绿?是金黄?抑或全部都是?

是的,有了这几天的经历,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明天我们继续往贵港、玉林去的时候,在那更加广阔的浔江平原,更加广阔的西江两岸,我们一定会看到,田野的金黄也会更加深浓,江水的流动也会更加欢畅,收割丰收的人们也会更加喜悦而心情饱满!

(作者系当代广西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编审,广西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