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 > 作品欣赏

凡一平:金城江女人

发布时间:2017-08-11 08:47:03访问次数:33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7-08-09作者:凡一平责任编辑:陆政凡

我上大学的时候,班上有四十位同学,女同学就有十七位。十七位女同学个个如花似玉,所有的风都向她们吹,所有男生的心都为她们憔悴或破碎。

在十七位女同学中,就有七位来自金城江。她们是花中魁、水中月,因为她们来自金城江。金城江区是河池市人民政府驻地,出生和成长在这里的人有一种先天和后天养成的娇气和贵气。尤其是女生,一般的男生是不会被她们看上眼的,最好想都别想她们会看上你,除非你特别的顽固和“流氓”,兴许走个把月狗屎运,和你走玻钢厂那条路两三次,最终也是要把你甩了。

我是对班里十七位女同学彻底不抱幻想的人,原因是,第一,我来自农村,出身低微;第二,我年纪都比她们小,即使我没有心理障碍但是她们有;第三,上面的两条理由成立的话,就没有第三。所以大学那几年,我基本上是不和她们说话的,尤其对金城江的女同学,更是羞于启齿,看起来非常的傲慢,其实是极度的自卑。我这种态度一点不像三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上,在男女同学面前,我是口若悬河、感慨万千且幽默风趣,像一名当红的相声演员。我注意到金城江的七位女同学是十分惊讶和起疑的,像是看错了人。当年的金城江女同学如今已变成了女人,有的已当了奶奶,虽然美貌不再,但是贵气犹存。


但是我这篇文章却不是为了写她们,而是由她们引起,写另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吴景岚,是我的班主任和现代文学老师。

记忆中三十七年前的吴老师,应该是四十岁不到。她个子偏矮,留着不超过下颌的头发,慈眉善目。报到的那天,我因为自作聪明在城中下车而没有坐到车站,因而接站的人没接到我。等我自行找到学校的时候,接待点已经撤了,只有一个女人还在那里站着张望。她看见我,迎过来,先接下我肩扛的肥皂箱改装的衣箱,才问:是凡一平吧?班里的同学,就剩下你没报到了。我姓吴,是你们中文80级的班主任。接着,吴老师便扛着我的衣箱,带我去宿舍。帮我铺床叠被后,吴老师说:现在饭堂已经关门了,走,去我家吃饭去。

在吴老师家吃的那一餐饭,让我难忘。一碗面条,一个鸡蛋,在那个年代,就算是吴老师家的孩子,也未必餐餐能吃得到。我看着端给我面条并看着我吃的吴老师,感受到了母亲一样的爱。

我们背地里亲切地称吴老师为吴妈,我相信是从我开始的,就像我相信吴妈爱所有的同学但是特别爱我一样。吴妈为什么对我特别好?是因为我表现特别好或像个小鲜肉吗?不是。恰恰相反,我是个特别差的学生。除了阅读勤奋以外,非常懒惰、散漫、邋遢,不受同学待见。女同学吃剩的饭菜票,从来都不会送给我。有时候在外回来晚了,男同学也不会帮我打饭留着。也许是我被孤立的原因,吴妈便对我特别关照。早晨,她跑到我宿舍,催我起床做操。季节更替的时候,她来帮我钉被子,因为她知道我不会自己钉被子而女同学更不可能帮我钉被子。在我的大学时代,甘愿为我奉献的女人,除了我妈,便是吴妈。吴妈是金城江人,但是她和班里的金城江女同学,区别很大。

如果有人以为吴妈之所以爱生如子,是因为她出身贫苦、生性善良,是贫下中农阶级的姐妹,那不一定对。

若干年后我才知道,吴妈是金城江望族的女儿。她家的房子近百年来都是老河池那条街上最醒目的,如今乃至将来都是最负盛名的建筑,因为那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宿营地军部旧址,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原是开明人士吴自若先生(吴景岚老师的父亲)在1927年修建的一幢土木结构三进两层的宅子。1930年3月、5月、11月,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等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转战途中,曾三次在这里宿营。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等首长数次在楼上开会,研究筹备召开红七军第一次党代会的内容、议程和红七军主力北上,与在江西瑞金的中央红军会师的行动计划。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决定韦拔群、陈洪涛、黄松坚等留下来,领导右江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0年11月9日,时任红七军第21师师长的韦拔群到这幢房屋张云逸的住室,与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促膝长谈。第二天,韦拔群把主力都交给了邓小平,只带着七十多名战士与北上的红七军部队挥手告别,返回东兰。但谁也不曾想到,这竟然是一次战友的生死诀别。

红军虽走,但房屋的墙上留下宣传标语55条,漫画6幅,书写面积达90多平方米,标语和漫画的内容比较详尽地宣传了共产党的性质、纲领、革命任务、革命对象、革命前途,红军的性质和纪律等,生动地反映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我党我军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抒发了红军战士的崇高革命理想和战斗豪情,体现了把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意志和坚信革命必胜的乐观主义精神。其中部分标语是这样写的:贫苦的工农友们!快团结起来建立自己的政府(苏维埃)!勇敢的青年们!快快参加工农革命,创造我们的新世界!贫苦的工农们!不要当白军的工具,替军阀当(工)具!贫苦工农友们!我们的敌人就是——军阀官僚豪绅地主!你们不要忘记了!打倒官僚豪绅地主!

这幢房屋,也被后人称作“红军标语楼”。

吴景岚老师就出生在这幢楼里。

好了,够了,什么也不用说、不必解释了。这幢楼里出生的孩子,能不是好孩子或红孩子吗?是男儿定是大丈夫,是女儿必有菩萨心肠。

我认为吴景岚老师便是有菩萨心肠的女人。我毕业以后的许多年,吴妈仍然热心地关心着我和我的孩子,当然别的同学她也关心。她总是电话或托人带话,劝我不要喝太多的酒。可每次我去她家看她,她又拿出最好的酒招待我,临走再送上两到三瓶。她送我的酒,我都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却不舍得喝,不仅因为酒贵,而且吴妈的情意比酒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