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论坛 > 学术交流

刘美凤;沉醉书店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7-04-13 15:38:03访问次数:1155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 2017-04-13作者:刘美凤责任编辑:陆政凡

  心香一瓣

      刘美凤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我,记忆深处再也没有比书店更令人留恋的地方了。老家荔浦的新华书店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矗立县城,早些年它与街上骑楼比肩而立,毛主席手书的书店名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年少时的我几乎没有购买儿童书籍的欲望,而是跑去书店找鲁迅的书,这与我的年龄极不相符。每个星期在书店停留至少半天时间的我,很快得到两位售书管理员的眷顾,使我从走进书店的那一刻开始,甚至在去往书店的路上,心里总会莫名地兴奋起来。记不清从哪一天开始,我可以自由地在柜台里面白看书了。我有事没事就爱往书店跑,不是说自己有多少钱可以买书,而是在那里可以随意穿越时光。书店有新书回来或遇旧书打折,我都了若指掌,有时我甚至会产生奇怪的念头:将来若能在此工作,那该多好!

       成长岁月,书店引领我从辽阔奔向辽阔,从远方奔向远方。世界艺术的奇峰在我的视界不断向上蜿蜒,峰巅越来越高,越来越迷人。直到我18岁那年,用比自己一个月工资还多的钱抱回了一整套全布面精装的《辞源》。那是编撰始于清光绪年间、由商务印书馆订正的《辞源》。这套书的总价是36元,这在当时8毛钱可以买0.5公斤猪肉的年代,是比较奢侈的。我还记得自己如获至宝抱着书穿过街道走回家,回到家父亲说的一句话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全买书了,就不要交伙食费了。再过些年,我用月工资的三分之一从书店捧回渴求已久的《莎士比亚全集》,成了我又一宝贵财富。每次搬家,我都将那些宝贝独立打包,与自己所谓的贵重物品放在一起。那时候的我,可以忍受一年不买一件衣服,但是无法忍受一个月不买新书。

      记得有一回,书店里一套刚刚上架的《悲惨世界》由于太贵我买不起,浏览到那些形形色色令人心碎的人物依然使我念念不忘。买不起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时,我也有一阵子茶不思饭不想的。更让我沉醉的还是畅游在书籍的海洋里,夜读海明威的震撼、左拉的有味、唐诗宋词的传神……当我首次购满一架书、两架书时,当满满一屋子的书把我包围时,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世界的辽阔。时至今日,我的作品无不从阅读书籍中获取宝贵的养分。回望陪伴了我平凡岁月的昔日书店时光,我心里充满了无比的感激与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