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艺评论

陈忠实逝世一周年之际,北京人艺话剧《白鹿原》再度上演——用一百场的演出回顾一部作品的历程

发布时间:2017-05-16 17:15:51访问次数:160

新闻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7年5月15日作者:张悦责任编辑:陆政凡


话剧《白鹿原》剧照 王雨晨 摄

    电视剧版《白鹿原》正在江苏卫视、安徽卫视等平台热播,北京人艺话剧版《白鹿原》也在首都剧场上演。无论是原著的高度,改编的成功,导表演的创造性发挥,都使这部话剧在首演时就备受关注。今年是《白鹿原》上演的第11年,也是原著作者陈忠实逝世一周年,5月12日话剧《白鹿原》更是迎来第一百场演出。2006年,《白鹿原》由孟冰编剧,林兆华执导,首登北京人艺的舞台。该剧延续了小说原有的故事主线,最大限度地呈现了原著精神,浓缩地展示了渭河平原50年的变迁,在舞台上勾勒出一部气势磅礴的人性史诗。

    此番上演,剧中纯正古朴的老腔、秦腔及浓郁的陕西方言,再次将观剧者的神思带到了那个古老而神秘的渭河平原上。11年来,濮存昕、郭达、卢芳等演员也跟随剧目一起经历了一百场演出。北京人艺方面表示,要用一百场的演出来回顾一部作品的历程,也以此向作家陈忠实致敬。

    濮存昕 稳住舞台上的神儿

  “这轮演出的意义不一样啊。 ”白嘉轩的扮演者濮存昕说,“我们的演出是为了致敬陈忠实先生,为了纪念剧院的六十五周年,为了我们的老腔,为了我们共同喜爱的作品和角色。 ”说起百场演出濮存昕感慨良多,“我演出这个人物就是按照陈忠实先生的样子,他身上具备那种陕西人的气度,他的质朴诚恳让我能去找到人物。到这轮演出他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们心里能反映出他的影子,我们能带着他的影响走下去。 ”而演出了11年,濮存昕对于新和老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老’不是贬义词,它值得我们去珍重就有它的道理。我们这部戏一直演了一百场,最重要的是在每一轮演出都要沉下去,稳住舞台上的神儿,让这部戏的独特气质展现出来,保持住它特有的神采。 ”“择善固守,我们得坚持对的,守住它。这样观众在台下能够感受得到。我们不在舞台上炫演技,而是要让观众和演员一起进入一种情境,看到我们沉下心来的表达。 ”

    郭达 一百场演出场场不落

  作为剧中的主演,陕西籍演员郭达已然被人忘了“金牌外援”的身份,每次排练演出都早早来到北京人艺的他,早就是大家眼中最熟悉的一员。而一百场演出场场不落对他来说也已经成为艺术生涯中难得的经历。“演《白鹿原》是我很久以前的一个心愿,这部作品对陕西人来说意义非凡,能演它是人生的幸事,但是也是一种心理负担,怕演不好对不起父老乡亲。所以最初我是战战兢兢地接过这个角色的。 ”郭达坦言,即便自己演满一百场,却仍然战战兢兢,“因为对于角色永远有可以提高的地方。我在这轮演出排练时没有带剧本来,因为台词都背得很熟了,但是原著我又看了一遍,从中去找到很多小的细节。到现在上台演出,我其实每天是要演四遍,早晨起床默一遍词,下午在路上要放声念一遍词,化完妆要再默一遍词,到台上演出就是第四遍了。 ”下大功夫演好这个角色,郭达说,是要对得起北京人艺的信任,对得起台下的观众,对得起陕西的父老,更要对得起曾经与自己有着深厚情谊的陈忠实先生。

    卢芳 从白灵到小娥的成长

  从白灵到田小娥,卢芳在11年里先后饰演了剧中两位最重要的女性角色。“我从年轻的白灵演到成熟的田小娥,从白灵的理想演到了小娥的热烈,角色的成长也伴随我自己的成长。而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心理层面更加丰富,对于角色塑造也更加立体。 ”卢芳表示,“而演出过程中的提高其实是不自觉的,并没有所谓的刻意,因为每一场都是真的,我是用真心、真情,是用真诚去演出,去打动观众。我动了十分的真心和真情,所以观众能够感受到。 ”演了一百场,提起最难忘的事,卢芳说,还是上次自己的腿伤后居然在大家的扶持下坚持完了全部演出,“不只是我,这些年剧组很多人都在演出时遇上了困难,但是我们全都克服了,是原上的魂让我们在一起,那是一种精神,是对于舞台的敬畏,对于戏剧的敬畏。 ”对于一百场这一新起点,她说,“陈忠实先生虽然离开了,但是他作品中的伟大灵魂和澎湃激情永远在,这些角色永远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