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艺评论

请关注民间文学

发布时间:2017-05-12 22:10:25访问次数:108

新闻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7年5月12日作者:段宝林责任编辑:陆政凡


后羿射日  潘絜兹  绘

  习近平同志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讲话,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文艺创作、文艺工作都要以人民为中心。习近平同志还强调文艺工作者要虚心向人民学习,要深入群众,深入了解群众的心灵。

  向人民学习,一方面是深入生活,另一方面,文艺工作者还必须注意认真向人民的文艺——民间文学学习。

  民间文学是广大人民口头创作的语言艺术,深刻表现了人民的心灵。鲁迅晚年在《不识字的作家》专文中,高度评价了“刚健清新”的民间文学——不识字的作家的文学创作。这是发人深思的。

  几千年来,广大的人民群众95%以上是文盲。他们只能靠民间文学来进行文学教育和欣赏。我们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道德品质,也是靠民间文学来传承的。这就说明,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上,民间文学功不可没。

  民间文学是与作家文学并列的两大传统文学,在文学史上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古今中外几千年的文学史来看,民间文学是文学的根基。文学史家们早已证实:一切文学体裁——诗歌(包括二言诗、三言诗、四言诗、五言诗、七言诗、词、曲、白话诗) 、小说、戏剧、曲艺说唱(包括评书评话、相声、大鼓词、弹词、变文、宝卷) ……都是从民间文学中首先创作出来的;一切伟大的作家、艺术家都是在民间文学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

  伟大的艺术家如贝多芬、肖邦、柴可夫斯基、聂耳、冼星海等等大师,都特别重视搜集并学习、利用民歌进行创作。在文学史上,从屈原、李白到关汉卿、罗贯中、施耐庵、曹雪芹、鲁迅等等伟大作家都非常重视学习和利用民间文学。可以说,没有民间文学就不可能有屈原、李白的诗,也绝不可能有《三国演义》《水浒传》和《红楼梦》这样伟大的小说。

  可见,民间文学应该是作家和一切文学工作者的必修课。

  我们为什么出不了伟大的作品,在学习民间文学这一方面缺少自觉,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高尔基说:“不懂民间文学的作家是不好的作家。 ”千真万确!

  如果一个作家不懂人民自己的文学创作,不懂人民的艺术趣味和人民的心灵,怎么能写出人民喜爱的伟大作品呢?

  同理,我们更可以说,不懂民间文学的文学理论家、批评家和一切文学学徒们,也必然是不好的文艺理论家、批评家和不好的文艺工作者。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文学的根基。他们的文学知识是很不全面的。他们就像是无根的浮萍,非常肤浅而不深。

  民间文学是文学的根基。没有根,大树就要枯萎,大厦就要倒塌。这是非常明白的道理。

  但是,根基是位于地面之下的。粗心的人们往往看不到它。明明屈原、李白、歌德、普希金、拜伦、雪莱等等大诗人都很重视民歌,但是,现在很多写新诗的人,并不重视民歌,有些小青年甚至还说:“新诗学民歌就会使诗歌太低级了。 ”这当然是不了解诗歌历史的无稽之谈。

  我在编《古今民间诗律》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时曾经请著名诗人公刘写序。他在序中说得非常好:

  “民歌是诗歌的母亲。

    写新诗不重视民歌,

    就是不认娘亲。 ”

  这“不认娘亲”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看看现在流行的许多模仿西方现代派的新诗,其中有些完全不顾读者看得懂看不懂,结果就是严重脱离人民,他们的诗歌人们看不懂,就起不到诗歌应有的情感交流作用。这种晦涩的诗歌当然是不受人民欢迎的。他们自以为这些诗歌是高级的精英,其实背离艺术规律,其艺术性当然是非常低级的。

  在文学教学上,民间文学应该是文学专业的必修课。我们的民间文学课,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每年外国留学生一来,就要求学习中国的民间文学。参加莱比锡书展回国后,时任北大出版社社长的麻子英同志亲口对我说:在莱比锡国际书展上,“最受欢迎的书”就是你的民间文学教材《中国民间文学概要》 。这本书是在上世纪60年代讲义的基础上编写的,出版后,季羡林先生就说这是“一本好书” !乐黛云同志在美国看到后还专门写了一篇书评介绍它。国内外的许多大学都用它做教材和参考书。所以40多年来,这本教材已经加印了几十次,已经印到了第4版。不只是作为教材,就是作为一般文学读物,也是受到欢迎的。我收到一些读者来信说:“看这本书是一种很好的艺术享受。 ”此书在2016年已被列入国家外译图书之中,要翻译成外文向国外推广。最近还被北京大学评选为“优秀教材” 。

  为什么民间文学如此受欢迎?就是因为民间文学是中国人民几千年来创作和传承的人民文学,它是人民生活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民族精神和艺术趣味,在艺术上最有中国特色。要了解中国,特别是要了解中国人民的内心,不了解民间文学是绝对不行的。

  对于学习文学的人来说,就更加需要学好民间文学了。不然,就不能了解中国文学的根基,更不可能掌握中国文学史的发展规律,不能了解各种文学体裁产生的规律,也不能了解中国伟大作家成长的规律。民间文学有自己的特点,与作家文学不同,民间文学是立体的文学,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活的文学。民间文学有自己的一套体系,其中的一些体裁甚至是作家文学所没有的。例如,最短的文学体裁——谚语,在作家文学中就没有。笑话的体裁,也是民间文学所独创的喜剧艺术。所以幽默大师老舍先生特别重视民间笑话。

  作家不学习民间文学,就得不到民间文学在思想上和艺术上的滋养,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所以,俄罗斯伟大的古典诗人普希金说:“我听奶娘的故事,以弥补我所受的那可诅咒的教育的缺陷。 ”

  旧的教育,就是只重视文人文化而忽视民间文化的。他们认为劳动人民不识字就没有文化,当然也就没有文学。这种看法显然是片面的,甚至如俄罗斯伟大的诗人普希金所说,是“可诅咒的! ”

  可是,奇怪的是,现在这种可诅咒的教育思想又要起死回生了。现在已经看到一些苗头。例如,不少大学已经取消了民间文学课,这不禁使我想起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情况。当时全国许多大学的民间文学课,由必修课变成选修课,又由选修课,变为没有课。1960年以后,全国各大学中文系几乎都停开民间文学课了。唯一的例外是北大中文系的民间文学课硕果仅存。

  现在,据说是为了“提高文学教学” ,许多地方的高校(包括民族院校)中文院系又开始把民间文学课砍掉了。

  过去,我们在民间文学的课堂讨论中,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人们为什么轻视民间文学呢?

  许多同学的答案是这样的:

  “轻视民间文学,是由于无知! ”“轻视是由于无知,对民间文学无知! ”

  事实确实是如此。他们说,在学习民间文学课之前,以为没有什么可学的。可是在学习之后,就感到民间文学课的内容,是其他文学课所没有的,非常新鲜的。有人甚至说过去的看法是因为不了解民间文学而“信口雌黄” ,感到十分可笑。可惜,这种情况现在又一次出现了,真是叫人哭笑不得。这样折腾的结果,必然是大大损害了我们文学教学的根基?

  在非遗保护的工作中,因为不了解民间文学的理论知识,而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损失,是屡见不鲜的。

  就拿“什么是非遗”来说,一般人都说,非遗就是民间艺术如年画、剪纸、面人、泥人、石雕等等,至于民间文学算不算非遗,就不得而知了。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遗保护决议中,非遗内容的第一条就明明写着“口头传统” 。而一些人竟然不了解口头传统就包括民间文学,碰到民间文学也就不去注意保护了。文化部门专门管非遗保护的有些人还公然坦然地说,民间文学不在他们的工作范围之中。这当然也不能全怪他们。因为许多大学都没有民间文学课,他们没有民间文学的知识是很自然的。由他们来领导,非遗保护工作怎么能不受到伤害呢?

  “轻视民间文学是由于无知! ”这是千真万确的。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然而,要真正解决问题,就必须好好学习民间文学课。要加强,而绝不能取消民间文学课。

  我看民间文学课应该是文科的必修课,至少应该是中文系的必修课。其实,文史哲各专业,甚至社会学系、人类学系等等文科各系,也应该有民间文学知识。过去,我常常看到不少外系的学生来旁听我的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课。说明他们从自己的学习体会中感到:民间文学知识确实是他们所需要的。

  在上世纪60年代,民间文学课下马风席卷全国之时,当时北大中文系也让我改行教现代文学课,请王瑶教授做我的导师。可是王瑶先生说:“民间文学课很重要,我的导师朱自清先生就开过《歌谣研究》课,闻一多先生开过神话研究和国风研究的课。所以你还是以讲民间文学课为主;现代文学你就看《鲁迅全集》 ,看看鲁迅是怎样重视民间文学的。 ”

  这样我才能成为60年代全国唯一坚持讲民间文学课的人。北大的民间文学课没有停开,这是北大民主和科学的传统在起作用。

  现在,似乎又要面临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了。

  如何解决呢?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我希望不要再折腾了,不要再取消、停开民间文学课了,不要再让民间文学课的教师改行了。

  民间文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是过去没有也不可能有的新学科,建设起来很不容易。要坚持研究与教学,不断进行民间文学的调查研究,才能讲好这个立体文学——活的文学,这是真正的人民的文学。

  我呼吁,敬请大家都来——关注民间文学,关注民间文学课。这不仅是文学根基教育的必要,而且也是保护非遗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