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文联工作 > 创作动态

东西与“文学桂军”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 2018-09-19作者:蒋 林责任编辑:陆政凡发布时间:2018-09-19 01:04:48访问次数:153


69461537316040256 (1).jpg

东西(右三)率“文学桂军”在越南签订翻译出版合同后留影。

69231537316040272.jpg

“文学桂军”部分作品海内外版本。

56091537316040272.jpg

“文学桂军”部分作品海内外版本。

43631537316040272.jpg

“文学桂军”部分作品海内外版本。

35061537316040288.jpg

文学桂军”部分作品海内外版本。

29601537316040288.jpg

“文学桂军”部分作品海内外版本。

64521537316040303.jpg

改编为影视剧的“文学桂军”部分作品。

74841537316040303.jpg

改编为影视剧的“文学桂军”部分作品。

52091537316040303.jpg

改编为影视剧的“文学桂军”部分作品。

    在中国文坛,只要一提作家群,就有广西的份。广西作家群甚至引起了著名作家王安忆和著名评论家陈思和教授的注意。今年7月,由王安忆提议,复旦大学“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和《南方文坛》在上海召开了“广西作家与当代文学”研讨会,与会评论家对广西作家群给予高度评价。广西作家群又被评论界称为“文学桂军”,其领军人物便是广西作家协会主席东西。

    采访作家东西时,他刚刚从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奖现场归来。他告诉记者,在这次评奖中,广西作家朱山坡的短篇小说进入前十,离获奖一步之遥。目前,广西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作家有3位,他们分别是东西、鬼子和田耳。东西介绍在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支持下,广西作家协会最近评出了30名40岁以下的作家进行创作扶持。评选过程也是对年轻作家摸底的过程,广西有一群潜伏于民间的80后、90后写作者,特别是诗歌写作者实力不错,是广西创作的生力军。

    1 勤奋和执著炼成广西作家群

    广西作家群以中青年作家为创作主力,东西本人正在潜心创作他的第四部长篇小说,凡一平、田耳、朱山坡、红日、李约热、光盘、刘春、陶丽群和王勇英等作家新作不断。这是广西作家群被持续认可的先决条件。这一优质创作群体是如何炼成的?东西认为首先得益于作家们的勤奋和执著。

    这群作家大都来自基层,他们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物质虽然贫乏,但梦想却很丰盈。他们的梦想是具体的,那就是文学梦,像东西、鬼子、凡一平等作家就是底层作家的代表。他们用手中的笔硬生生地拓展了他们的命运之路。东西说因为文学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所以他们对文学的热爱不会改变,即便是文学阅读被手机刷屏抢走读者,即便文学稿费稍显寒酸,即便面对其它职业更高收入的诱惑。前辈作家潘琦曾说广西作家是勤奋的,因为广西没有专业作家编制,所有的作家都是业余作家,他们要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后才能静下心来写作。因为少年时环境的封闭,作家东西才写出了《没有语言的生活》《目光愈拉愈长》这样的小说。他幻想一个人的目光可以穿越山梁、天空、森林,可以拉得很远很远。东西说乡村的经历使这群作家能够立体地了解中国,他们既知道农村也知道城市,而不像有的作家只知道五星级酒店和咖啡馆。这些“知道”使他们的创作题材更为丰富。另外,这群作家从小就亲近自然,在与大自然的接触中,他们锻炼了想象力、感知力和行动力。作家鬼子在最艰难的时刻,就说过要咬紧牙关写作。正是诸多作家对写作的坚持,才成就了“文学桂军”,正是60后、70后、80后以及90后作家的不断涌现,才让“文学桂军”这一招牌越来越亮。

    2  创作签约制度劲催多点开花

    “‘文学桂军’的崛起,还得益于广西的创作签约制度。”东西说道。

    广西是实施创作签约制度较早的省区,为了帮助年轻的作者解决后顾之忧,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推动了这一制度。那就是给每位有潜力的作家一定的生活补助,并帮作家们跟所在单位请创作假。这个签约制度是有硬任务的,即必须在中国名刊发表多少小说,规定得非常具体,这使签约作家得到补助的同时也增加了压力,更激发了他们的创作动力。这一制度一直实施至今,并有所创新。比如把过去的签作家变为签项目,比如广西作协在前几年实施的“1+2工程”,就是一个成名作家带两名年轻作家,真正做到了“传帮带”,让年轻作家的创作水平得以提高。

    此外,经过多方争取和努力,广西作家团队融入了自治区“人才小高地”,创作了一批有实力的作品,比如长篇小说《后悔录》《一根水做的绳子》《顺口溜》等。特别是2013年广西作家申请到了八桂文学创作岗,该岗设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影视创作中心,由东西任八桂学者,凡一平、朱山坡、李约热、黄佩华等任团队成员,进行长篇小说攻关。5年来,该团队成员共创作了10部长篇小说,分别是《篡改的命》《上岭村的谋杀》《天等山》《河之上》《五月症》《我是恶人》《侬城逸事》《风暴预警期》《懦夫传》《马强壮的精神自传》。这一批长篇小说引起了中国文坛关注,上海文艺出版社在广西挂牌“当代原创文学出版中心·广西基地”,这是该出版社挂出的第一块原创基地牌。其他有项目的作家分别拿到了项目补助。近年来广西作协以项目补助形式,共扶持了近百名作家,形成多点开花的创作局面。作家田耳、红日、陶丽群、光盘等,近年来创作了一批有影响力的小说,像《驻村笔记》《洞中人》《一天》《英雄水雷》等。陶丽群的小说《母亲岛》获第十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儿童文学作家王勇英因创作实力突出,被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委会委员。诗人盘妙彬、刘春、陆辉艳、拓夫、刘频、许雪萍、田湘、非亚、黄土路、吉小吉、三个A等等,诗作不断。沈祖连领军的广西小小说创作也有不俗的表现。作家们诗人们还分别获得了中宣部优秀作品工程一等奖、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小说选刊》年度大奖、《小说月报》百花奖、花城文学奖、华语传媒奖、华语青年作家奖、《青年文学》中国青年诗人奖、华文青年诗人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北京文学》奖、《作家》金短篇小说奖、《中国作家》文学奖等。

    3 影视剧改编扩大文学影响

    除了文学本身的影响之外,广西作家作品还借助影视改编,在全国引起了反响。

    20世纪80年代,广西电影制片厂缔造了中国“第五代导演”,陈凯歌导演的《黄土地》《大阅兵》、张军钊导演的《一个和八个》等均为广西电影制片厂拍摄,而张艺谋则是第五代奠基之作的摄影师。当“文学桂军”崛起之时,中国第五代导演们已经离开了广西,挥师北上,但张艺谋导演还是跟广西作家进行了合作。张艺谋导演的《幸福时光》,编剧是广西作家鬼子;他导演的《英雄》和《十面埋伏》,编剧均为广西作家李冯。“广西文坛三剑客”之一的李冯因担任了几部大电影的编剧离开了广西,定居北京,这几年自己也在做导演。凡一平的小说《寻枪》和《理发师》相继被改编为电影,分别与姜文、陆川和陈逸飞合作。根据胡红一小说《真情三人行》改编的电影曾获开罗国际电影节最佳故事片“铜开罗”奖。东西的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被改编为电影《天上的恋人》,荣获第十五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并改编为同名20集电视连续剧在央视8套黄金时间播出,荣获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他的长篇小说《耳光响亮》《后悔录》、中篇小说《美丽金边的衣裳》《猜到尽头》、短篇小说《我们的父亲》等分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由蒋勤勤出演的电视连续剧《耳光响亮》创当时高收视率。广西网络作家辛夷坞的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被改编为电影《致青春》在全国热映。网络作家十四夜的小说《醉玲珑》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由电视连续剧《花千骨》原班人员打造。根据朱山坡小说《美差》改编的电影《八只鸡》获得第25届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优秀影片及儿童贡献奖。凡一平、龚桂华、朱山坡、田耳、红日的小说均卖了影视改编版权,有的已经改编拍摄完成,有的正在改编剧本。东西的长篇小说《篡改的命》已经完成电影剧本创作,近期将由陈建斌导演拍摄。

    此外,广西作家协会与贺州市文联、广西电视台合作的3部微电影也已剪辑完成,不久即将上线。用微电影来推广“文学桂军”的短篇小说,是一种尝试。

    4 作品渐渐走向海外

    “文学桂军”的崛起被称为“边缘的崛起”,虽然边缘省区有边缘省区的题材优势,特别是少数民族的创作资源优势。但也因为地域的边远,而失去许多机会。比如海外翻译这一块,广西作家一直是短板。汉学家很少来到广西,广西作家也很难有机会与汉学家见面。东西回忆,自己的作品被翻译为法文出版,完全是偶然因素。因为法国一位翻译请评论家谢有顺推荐两位既写现实又写爱情的中国作家,谢有顺推荐了东西。结果翻译一口气在法国翻译出版了4本东西的小说集。而东西的作品在韩国翻译出版,是因为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的推荐。后来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交流中心和《人民文学》杂志社的推荐,东西的小说被翻译为英文、意大利文发表和出版。著名作家余华在看了东西的长篇小说《篡改的命》之后,也积极把该作品推荐给英文和法文出版方。

    有了跟汉学家接触的机会,东西就开始谋划广西作家作品的翻译出版。2016年夏天,东西的长篇小说《篡改的命》越文版在越南胡志明市出版发行,他带领5位广西作家一同来到胡志明市图书街,与越南出版方签订了5部作品的翻译出版合同。这些作品已陆续翻译出版。俄罗斯汉学家在看了东西的长篇小说之后,与他洽谈翻译出版事宜。东西趁机把广西的获奖小说和诗歌介绍给他。于是,就有了俄文版的《广西获奖小说集》和《广西诗歌集》的翻译出版。凡一平的小说已经翻译成瑞典文和越南文、俄文出版,朱山坡和田耳的小说也已翻译出版了不少。今年是中柬建交60周年,广西作协和广西民族大学文学影视创作中心与柬埔寨作协合作,出版了柬文版《中国短篇小说集》,该作品集收入了11位广西作家的短篇小说。

    到目前为止,广西作家的作品已经翻译为英、法、德、日、韩、越南、俄、瑞典、意大利、希腊、泰、柬文出版或发表,马上就要有捷克文和西班牙文的出版。东西说广西能有这样的翻译出版局面,实属不易。这说明海外出版方开始关注广西作家的作品。

    “文学桂军”崛起于20世纪90年代,以东西的首届鲁迅文学奖和鬼子的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为标志。他们曾经被称为“文学新桂军”,主要以小说为主,后来为了扩大队伍,改称为“文学桂军”,包括了诗人和散文家。张燕玲主编的《南方文坛》和广西作协为了打造领军人物,曾先后合作召开了“广西文坛三剑客”“后三剑客”研讨会。因地域、学派或性别关系,广西各地又分别涌现了不少作家群和诗群,比如河池作家群、桂西北作家群、相思湖作家群、天门关作家群、独秀峰作家群、绿城玫瑰作家群、自行车诗群、杨子鳄诗群、漆诗群、南楼丹霞诗群、凹地诗群等等。这些群就像微信朋友圈,各圈交相辉映,形成了广西文学创作的“大合唱”。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分享到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