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联动态 > 创作动态

广西作家凡一平、黄佩华长篇力作首发

发布时间:2016-09-19 00:00:00访问次数:1307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2016-09-18日作者:杜宁责任编辑:陆政凡

山河似锦,凡华天下;凡一平&黄佩华新书首发仪式现场。记者 杜宁 摄

当代广西网讯(记者 杜宁)“作家创作一部作品,正如母亲十月怀胎,今天,就是我们为作品摆满月酒的日子。”2016年9月17日,“山河似锦,凡华天下”凡一平&黄佩华新书首发仪式在广西南宁我在咖啡图书馆举行。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两部长篇小说《天等山》(凡一平)、《河之上》(黄佩华)正式与读者见面。当日,包括容本镇、谢向阳、戴毅、金化伦、石才夫、东西、卢岩、覃瑞强、朱山坡、李约热、张发财、胡红一、张柱林在内的广西各界知名人士到场,共贺广西文坛再结硕果。

凡一平:《天等山》;献给被爱和受煎熬的人

《天等山》是凡一平创作的第六部长篇小说,也是继《上岭村的谋杀》之后,他回归乡土小说创作的又一力作。

在这部描写命运的作品中,作者以广西边境小城富商的死为事件发端,引出最有嫌疑、却最不像杀人犯的女主人公龙茗。经过年轻警察韦军红的一系列深入调查,这个可怜女子的身世被一层层无情剥开,直至最后带着韦军红对她的深挚爱情,头都不回,纵身跳下悬崖这个渴望安宁的悲情女子用其反复无常、爱恨交织的命运,令读者生出无限唏嘘。我其实并不希望龙茗有那样的结局,她是被社会偏颇的铁锤砸向不幸的。在小说《后记》中,凡一平表示:我毫无办法,唯有悲悯。

谈及凡一平小说创作的特点,广西教育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容本镇认为,凡一平的创作过程,是一个不断自我突破的过程,在《上岭村的谋杀》和《天等山》两部作品中以悬疑的方式书写现实,是他做出的一次成功的自我超越。

《天等山》延续了作者一贯擅长的镜头式语言描述,极强的画面感为读者带来了良好的阅读体验。在凡一平眼中,写小说就如建筑房屋。他以建筑师自比,认为好读的小说就像设计合理的建筑,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他的作品会有引人入胜的悬念设置,也不避讳表述优雅的情爱描写。读凡一平的小说不必太拘束,因为无论你是从后往前读,还是任意翻阅,都很容易读下去。现场一位读者有感。

提到影视与文学的关系,凡一平表示,成熟的小说家必须懂得尊重小说的规律,小说的任务是讲精彩的故事,写作时不必刻意考虑影视因素,故事讲好了,影视元素自然会出现。对于这部他个人比较满意的作品,他十分希望其可以好读好卖,因为这是他“献给被爱和受煎熬的人的一朵玫瑰花。

黄佩华:《河之上》;深耕故土,专注家乡叙事

黄佩华的作品有多部与河有缘,他的前三部长篇《生生长流》《公务员》《杀牛坪》被称为河流三部曲。而本次首发的长篇新作《河之上》,直接以河命名,讲述了发生在桂西北右江河畔的故事。

故事以右江革命斗争为背景,将视角对准右江和澄碧河交汇处的百色城,讲述了在激荡的历史风云中,熊、梁、龙三大家族为了金钱和私利,昔日的仇敌变成死党,恩人变成仇人,真相被混淆,命运被改写的故事。作品最初在《作家》杂志“长篇小说专号发表,引起了热烈反响,2016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单行本。

作为一个百色作家,写一部关于百色的作品是我多年来的夙愿,《河之上》的故事取材于真实事件,我相信,它将是一部受百色地区读者欢迎的作品。黄佩华在首发仪式上表示。

评论家张柱林认为,与以往注重体现民族、民俗色彩的作品相比,《河之上》是黄佩华继《杀牛坪》之后又一部现实性较强的作品,这部小说既有贴近现实的成分,又保留了传奇色彩,于读者而言十分值得期待。

首发仪式上黄佩华告诉读者,他更钟情于用自己的经历去创作家乡题材的作品,这种经历和题材对读者来讲一定是神秘的,正如马尔克斯在创作《百年孤独》时不会刻意考虑地域因素带来的阅读障碍”黄佩华说:“我的作品向来扎根桂西北,具有浓厚的地方气息,虽然我也做过其他尝试,但考虑到个人实际,我更愿意把我的精力奉献给我的家乡和广西。”

作为“八桂学者文学创作岗”团队的重要成员,凡一平和黄佩华的长篇新作无疑又为近年来喜讯频传的广西文艺界“锦上添花”。正如容本镇所言,广西作家一部又一部新作的问世,给了读者一个又一个惊喜,这是广西作家仍旧拥有旺盛创作活力和创作热情的最好体现,也是文学桂军依旧处在发展上升期的有力证明。